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知青岁月 > 回忆往昔

鲁寺煤矿生活纪实

时间:2011-03-24 12:43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1047次
    1972年春,我被分配到黄陵县店头煤矿所属的鲁寺煤矿。这是一个新开的煤矿,为县办企业。当时,尽管条件较差,总算当上了工人,开始了人生的又一个转折。
    
我作为一名北京知青,在黄陵农村插队四年,种过地、放过羊、牧过马、出过工,样样都干得很出色,得到了贫下中农的好评。所以当我离去的那天,村里还举行了欢送会,会后还特地派了一辆毛驴车将我一直送到矿部。
    那时兴建工矿企业,没有现在科学缜密,建设方针一般是边设计,边建设;先生产,后生活,所以工矿企业在创业初期都比较艰苦。鲁寺煤矿当然也是这样,主要是尚未建起职工宿舍,工人们全部住在农村遗弃的一些土窑洞。其住宿条件和农村差不多,区别仅是在同样的土炕上再铺上一层床板,因而显得有些气派。与我同分到该矿的北京知青共四人。我们同住在一个窑洞的土炕上,大家同甘共苦,关系非常密切。他们一个是桥山公社的刘国雄,一个是太贤公社的黄石久,一个是太贤公社的伊国英。这三人的经历都有些特殊,曾引起过我的好奇,所以使我经久难忘。
    刘国雄是北工大毕业生,他与爱人祝菊如在北京就结了婚,然后一起到陕北插队落户。他分到煤矿不久,其爱人分到店头小学教书,他们过了好长一段牛郎织女般的分居生活,具体困难要比我们这些光棍汉大得多。黄石久与其弟黄石安同来陕北插队,为的是相互有个照应。当时其父受到冲击,其家四分五散,这使他思想起来就心中惨然。伊国英则是与两个哥哥一起插队的,其大哥是六八届高中毕业生,二哥是六九届初中毕业生,而他当时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学生。这是一种较为罕见的现象,因为在知青插队大军中,兄弟俩、姐妹俩、兄妹俩、姐弟俩同时插队的情况较多,而兄弟仨同时插队的情况还没见过。不须说,这是家庭变故所致,而在那特殊的年月,各家都有各家的不幸,真是一言难尽。我们四人虽然年龄、学历、知识、经验都有较大差别,但命运却将我们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使我们共同渡过了一段相濡以沫的岁月,留下了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我后来了解到,在我们到来之前,已有五十多名北京知青被安排到该矿下属的炼焦厂工作,其中还有刘国雄的两名同校同学。他们都是大学生,而且是夫妻双双下乡,现在想起来真有些让他们屈才。
    那时,工作条件虽然艰苦,但毕竟比农村强得多,尤其是伙食办得好,大家吃得非常满意,于是很快就安下心来。我记得我那时吃粉蒸肉,一般能吃三份;一次灶上卖糖醋排骨,竟一连吃了五份。可见我们当时的肚子在农村亏欠实在太大了,补充了好一段时间后食量才逐渐降低。
    
我当时被分在场面上工作,主要任务是倒煤车。所谓煤车,就是用柳条编织的长圆型大筐,用时放在一块装有四轮的木板芏。装上煤后用绞车将其从井下拖出,倒掉煤后再将其空车放回。如此往复,每班要拖十多次,每次要拖十多车,每车约装煤四百余公斤。由此观之,当时的生产设备还是比较落后,但据老工人讲,这比过去还是先进多了,主要是有了电,通风、照明、掘进的条件都大为改进,就是运输工具跟不上。而不久后,这一问题竟也得到了解决。
    我从事倒煤工作不久,矿上为提高运力,决定改用矿斗车,于是工效明显提高,劳动强度也有所降低。我在一个时期内,既在场面上倒过煤,也在井下开过绞车,工作虽然辛苦,但远比不上刘国雄、国石久等人,他们都干过掘进甚至推过矿车,不但辛苦而且冒有一定的风险。
    矿领导对新工经过一定时间考察后,认为我等不但具有较高的文化程度,而且十分敬业,于是根据工作需要,将我们陆续调整到技术性较强的岗位。我们有的当上了井下电工,有的当上了安全员,大家在新的岗位上更加兢兢业业,分别做出了成绩,得到了领导的好评。    
    我们那时业余生活比较单调但也自得其乐,除偶尔到店头看露天电影外,主要还是寄兴于书。我们一屋四人都爱看书,许多现代小说都是那个时期看的,这使我受益匪浅,从而打下了初步的文学基础。我们四人还都爱做饭,有时灶上的饭吃腻了就自己做,做出来的多为北京风味,不但自己爱吃,更受本地工友欢迎。我们在那炎热的夏季,还常结伴到店头河里游泳,这在那酷暑难耐的三伏天,真是最惬意不过的享受。如果运气好,还能捉到几只河鳖,晚饭便有了下酒的佳肴。
    另外,我们还各有自己的独特爱好,如伊国英喜爱中医药,有空就钻研医书药典,还收集了许多散佚在民间的偏方验方,验证后还将它们整理成册。他在矿领导的默许下,常为职工们看些小病,还往往一治就灵,从而得到了大家的信任。有一一天,矿灶管理员负重不慎将腰闪了,矿医建议其转西安医院治疗。后经知青李军介绍请伊国英诊治,伊国英只给他推拿按摩了一次,就使他的腰杆平复如初。又有一天,伊国英见矿长的儿子拖拉着腿走路,便热心询问。他说是痔疮犯了,感觉非常痛苦。伊国英便说自己能治,待患者同意后便烧了一锅开水,另在一只净盆中放人一定数量的高锰酸钾,然后用沸水冲开,随即用蒸腾的热气熏蒸他的臀部;待水转温后,又用纱布沾水为其清创与消毒;接着,又将一块干骨研成粉末,全部敷在伤口然后用纱布封住。只这一治,就使他此疾永未再犯,喜得矿长直夸他是个有本事的好后生。不久,他就被调到矿医院门诊部收费,而后又考上咸阳中医学院,终于取得了中医行医资格执业证书。
    我的爱好是木工活,兴趣始于自制三斗桌。原来我们四人都爱学习,却苦于窑里没张写字桌,我于是寻了些木料,决定自己动手制作。谁知木工活技术性很强,既需要精确的测量又需要一定的基本功,而这两样我都没有,所以起架后明显扭曲,而我又不懂得如何校正。后在专业木工北京知青宋树森的帮助下,终于将这张三斗桌标准地做成。这不但改善了我们的学习条件,还引发了我对木工活的兴趣。我结婚时所用的全套家具都是自己一手打造的,以后手艺越来越精,逐渐得到行家的认同。
    我在该矿工作阶段,是继插队后的又一重大磨炼,至此,我已既懂农又懂工,还懂得如何做人,如何敬业,如何不断地充实自己,确实已趋成熟。
   那段矿工生活给我留下了许多亲切美好的回忆,矿领导的公正无私、知人善任、实事求是、立党为公的高贵品质,矿友们刚强纯朴、与人为善、顾全大局、团结奋进的优良作风,室友们胸怀远大、脚踏实地、好学上进、不断进取的良好精神风貌,无不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并始终滋润着我那追求至善至美的心灵。
    我们这一代知青,就是这样在老区人民的关爱下,在历史大潮的推动下,一步步地走过来的,终于各有所成。回首一路青山,迎面无边晚霞,怎能不使我们心潮澎湃,为之动容,再思对老区人民有所贡献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