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知青文苑 > 文学园地

随便:吃 蟒

时间:2010-11-21 11:03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875次

      我在之前几篇短文中说的都是素的野味,荤味不多。但是有件事也值得一提。有一次一个傣族老乡向七连兜售一条活蟒,有碗口粗,两米多长。他问七连买不买。司务长一称,八十二斤,四十块钱易手。连领导说大蟒肉熬汤有助于治疗烂疮,而知青的绝大多数都得了烂疮。司务长马才贵说那张蟒皮就能卖不少钱,因此这个买卖还挺合算。
      俺从小对打猎的故事有特殊爱好,所以缠住那位老乡讲抓大蟒的经过。老乡汉语跟俺的傣语程度差不多,彼此用了大量的手语还是不得要领,最后俺请马司务长担任翻译,终于弄清楚了。老乡说他串山时,在路旁的草丛中发现了这条大蟒。他立刻跑去砍了一节藤子,再跑回来,把那大蟒栓了,像牵羊一样牵了回来。
      整个工程的技术秘密全在于那条藤子,那不是普通的藤,它能散发某种气味,把蟒给熏傻了。俺反复问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信不信由你,那条大蟒就活生生地在眼前,而老乡手里,还拿着那根魔术藤子呢。俺在那以前和以后,都没听说过用这种办法降服大蟒的。后来俺研究过,那种蟒学名是黑尾蟒,中国很多动物园都展览。
      那天晚上俺分到了一碗大蟒汤,白白的好像很营养,肉味道像鸡肉。喝了之后,俺的烂疮没有明显的好转。蛇汤能治烂疮的说法,似乎在云南很普遍。俺后来还在地质队听别人说过。不过,俺宁肯相信它作为一般的营养品,对增强抵抗力,消灭烂疮有好处。它毕竟不是奎宁那样的特效药,不能药到病除。
      俺跟十连雷启允司务长去买小猪,听他讲过两个大蟒的故事。一个是知青去兵团前的某年发大水,橄榄坝的傣族竹楼都变成了临时用船,大家坐着飘呀飘。瓢泼大雨下个不停,这天晚上忽然来了一个极大的雷,大家看到一条大蟒被闪电击中。翻了几下就沉了下去。大水退去后,大家在一个山坳中发现了一副巨大的蟒骨架--还有散了一地的金银首饰,都是被它吞吃者的遗物。
      第二个故事跟马帮有关。说一个马帮错过了宿头,必须露天过夜。大家只好捡了个山间空地,有一棵倒着的大树,把马鞍子卸到树干上,喂马吃草。自己则就着那个倒木烧火做饭。点了火之后没多久,那棵倒树忽然动了起来,驮着所有的马鞍子,窜到山沟里去了。原来,那树干是一条大蟒,烧疼了之后就跑了。
      云南的蟒能长多大俺不知道。美国人说世界最大的蟒是美洲秘鲁巴西一带的森丹蟒,可以整个吞吃美洲黑豹。上个世纪初曾经有个博物馆悬赏一万美元要找超过十米的,但是一直没人能领到这笔钱。电视上看科研人员抓到的这种蟒,也就七八米长,三五百斤。跟雷司务长的马帮遇到的那条相比,还有很大的距离。
   

(后记:印尼有一条大蟒,十四点八米,水桶粗细,每个月吃四只狗,下面是它的玉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