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知青岁月

掉进黄河的瞬间历险记

时间:2023-02-18 12:07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336次
“知青”,这一己被载入共和国历史史册的名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的淡去。然而,这段历史己成为我们生命乃至思想灵魂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始终伴随我们一生不断激励奋发向上、努力拼搏和勇往直前的内心强大动力。

 

 
 掉进黄河的瞬间历险记
 
杨淑梅
 

       四十八年光阴,峥嵘岁月,跨越了近半个世纪,如白驹过隙。我们有太多的眷恋,有太多的回忆和回味;修远求索,亲身经历了社会历史变革的洗礼,从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踏入了耳顺年轮,将一生最好的时光,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农场这片热土。
 
      岁月匆匆,光阴荏苒,曾冲淡了我不少记忆中的色泽,唯独冲淡不了我那难忘的知青生活。1974年秋天,我从旗里参加完赤脚医生培训实习回场不久,就遇到了让我终身难忘而又深感庆幸的一件事情。
      在我下乡的地方,因农场医疗条件差,缺医少药,急性病大病患者都要过河去乌海市医院治疗。乌海市医院在黄河东距离农场15里,还要渡过400多米宽的黄河,再爬上20多米高的沙石子坡上岸。
      秋季是胃肠道疾病的多发季节。一天,有位年过半百的老工人因为吃了炒猪大肠后又吃了西瓜,引起的急性肠胃炎是又吐又泻,吃药打针都止不住,只能送乌海市医院去治疗。那天正好是农场大休日(当时农场是每半个月才能休息一天),大家都利用这天过河去采购日用品。知青们也纷纷搭伴,准备过河打个“牙祭”。
 
 
      小木船是农场过河的唯一交通工具,一次最多承载十人左右。从这里过河己自然形成了一个规矩,让看病的、老年人及妇女儿童们先过河。我扶着病人先上了船,船上还有一头老灰驴和一辆木板車。这辆木板車是用来送病人并采购货物等用品,也是农场的“公用专车”。
 
      到了乌海市我把病人送到医院安排住院后,待返回河边时,己是下午5时了。河边还有不少人等待过河,大家都想早点回家,把采购来的东西做一顿美餐,准备过个快乐的大休日。     我们是最后一批上船过河的人。由于船上老灰驴小板车就占了几个人的位置,再加上十多个人,己严重超载了,只见河水离船帮只有十几公分了。在小船刚离岸有4、5米远时,就听到有人高喊:等等我,只见场部负责安保的王干事满头大汗地急急忙忙地跑下坡要搭这末趟船。 
 
      搬船的刘师傅也是不想为他一人再渡一次河,就掉转船头,在靠近岸边时把撑杆扔过去。王干事拿到后手握撑杆,身子一跃,像撑杆跳高运动员一样就一下子跃上船了。我当时就坐在后面船帮上,在我还没看清楚他是怎样跃上船骑在大灰驴背上的时候,只觉得小船左右激烈地晃了两下就翻了,我不由自主的就一下子掉进黄河里了!
       此时在水中,我的耳边只听见嗖嗖的水响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沉了下去。这时我脑海中一片空白,我才十八岁,我可绝对不能淹死啊。我不会游泳,但求生的本能使我的双手在水中乱抓,在双手猛烈在乱抓当中,我居然浮上水面了;但刚露出头还沒来得及喊出声音呢,身体又沉下去了。我害怕极了。人在水中下沉时,眼晴是自然闭着的,可嘴却不由自主地乱张,结果是喝了几大口的黄河水。我想,这次是完蛋了,这么深的黄河,我死定了。 
 
       可我不想死呀!为了求生,心中一边念叨着老天爷救救我吧,一边是双手在激烈不停地乱拍。真神奇呀,我居然又浮上水面来了。这次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摆动,双臂使劲朝岸边方向挥舞着,边刨边喊!就在这时候,忽然看到从岸边伸过来一只手,我一下子抓住了死死不放,这可是救命的稻草啊!
       当我紧紧抓住了这只手之后,由于心里有了底,不由自由地想站立起来。我觉得脚好像踩在硬东西上了,这时才发现,我依靠自己的努力居然己“刨”游到岸边了。
       向我伸出救援的手的,是我们那里的一位男知青。他笑着说:你己经到岸边了,安全了。我连忙十分感激地说:谢谢你救了我!这位男知青又幽默的说:我们都以为你会狗刨刨呢,是你自己刨上来的,可不是我救的。
      谢天谢地,不幸之中的万幸!
 
 
      在用石头砌筑的斜坡顶水码头上,我转过身,看到河中还有两个人,用一只胳膊扶着飘在河中的木板块,好像是小船里的踏板,一只胳膊用力划着游向岸边。突然,我又发现大灰驴被河水冲向下游。我马上着急地大喊:快救救大灰驴呀,快救救大灰驴呀。王干事走过来说:驴会水,淹不死。我生气地说:就是为了你,我们一船人差点被淹死。王干事赶快说:没事的,人都救上来了。我又责问他说:那你为什么不救我呀?我还是个女生。他说:对不起,我沒看见有女人呀!
       是呀,也不能怪他,那个年代的人穿的都是清一色的服装。说话间,大灰驴上岸了。更可笑的是我们有一个男知青不会游泳,他却拽着大灰驴的尾巴被拖上岸。我被眼前这滑稽的一幕搞得啼笑皆非,都忘记刚才自己的惊险经历,也和大家一起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了。
       大家上岸后定了定神,把翻了的小船整理好,分成了两组再次渡河回场。      回到宿舍里,农场的知青们听说我掉进黄河的事情都赶来看我。我连湿漉漉的衣服都没顾上换,就绘声绘色地给大家讲我掉进黄河里被淹的感受。讲完了,这才发现给知青们代买的东西全掉进河里了。我不好意思地对大伙说:对不起,我一定赔钱给你们。大家都赶紧说:杨姐你说啥呢,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没事就好。大难不死,你必有后福!
        这话中听,也暖心!
 
 
       “知青”,是共和国在建国后的那个特殊年代时期产生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特殊群体的特殊称呼。对共和国而言,这一己被载入历史史册的名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的淡去。然而,对于知青这段历史而言,己成为我们血肉之躯生命乃至思想灵魂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始终伴随我们一生不断激励奋发向上、努力拼搏和勇往直前的内心强大动力。  

      2021年12月15日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