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长廊

书法世家“二王”的书法家学及士族生活

时间:2015-10-24 10:08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1102次
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因为其书法上卓越的成就,被后世称为“二王”。他们在书法上具有极高的影响力,除了自身的努力,也与当时他们的家族有关。他们所在的琅琊王氏家族,不仅地位显赫,书法艺术也是世代相传。

 


王羲之
  
 
 

      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因为其书法上卓越的成就,被后世称为“二王”。他们在书法上具有极高的影响力,除了自身的努力,也与当时他们的家族有关。他们所在的琅琊王氏家族,不仅地位显赫,书法艺术也是世代相传。王羲之从小接受长辈书法家的教育,再加以勤奋的学习,终成书法大家。王献之更是深得父亲王羲之的亲传,最终取得比肩父亲的成就。


      书法作为家学,为王羲之和王献之获得显赫声名奠定了基础。同样,书法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士族闲适雅致的生活。


      卫夫人是王羲之姨母根据不足


      按大多数史学家比较认同的研究,王羲之生于303年,卒于361年。王羲之出身于琅琊王氏家族,家族声势显赫。父亲王旷做过淮南、丹阳等地太守,曾参与朝廷大计,是晋王朝南迁的策划者之一。(《晋书·王羲之传》载,“父旷,淮南太守。元帝之过江也,旷首创其议。”)


      王羲之的伯父王敦、王导地位更显赫:据《晋书》记载,王敦为扬州刺史,后拜侍中至丞相;王导官至太傅,拜丞相;叔父王廙官至平南将军、荆州刺史。王羲之历任秘书郞、宁远将军、江州刺史,后为会稽内史,领右将军,世称“王右军”。


      王羲之能在书法上取得巨大的成绩,与他的启蒙老师有很大的关系。很多了解书法历史的人都知道,王羲之有一位著名的启蒙老师——卫夫人。


      卫夫人出生于当地极有名望的家族:河东卫氏。唐张怀瓘《书断》载:“卫夫人名铄,字茂漪。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人。”卫烁后来嫁给江州刺史李炬,得名卫夫人。


      关于卫夫人具体的身世有多种说法,有史书认为她是卫展之女,也有史书说她是卫恒之女。不管她的父亲是谁,可以肯定的是卫氏家族在当时是书法世家。

 


卫夫人作品
 


      卫氏家族中,卫瓘以善草书而闻名。《晋书·卫瓘传》:“学问深情,明习文艺。与尚书郎敦煌索靖俱善草书(章草),时人号为一台二妙。”二人草书同师法于张伯英(张芝)。


      卫夫人自小受家族影响,是当时有名的书法家之一。关于卫夫人的师承关系,据唐朝张彦远编撰的《法书要录·传授笔法人名》记载,“蔡邕传之崔瑗以及蔡女文姬,蔡文姬传之钟繇,钟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也就是说,卫铄师从三国时期魏国著名书法家钟繇。但从钟繇的生卒年月(151-230)来看,卫夫人(272-349)应该不是直接拜师钟繇,而是通过其作品临摹而得。不过,不要小看临摹,在古代,好的书迹不易看到,而且笔法保密,不轻易传人,能得到高水平的书作,也能够取得不小的成绩。

 

      关于卫夫人教王羲之学书法一事,史书和后人的诗词都有明确的记载。刘宋(南北朝时代南朝的第一个朝代)时期的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中记载:“晋中书院李充母卫夫人,善钟法,王逸少之师。”王逸少就是王羲之。


      杜甫在《丹青引赠曹将军霸》诗作中,有一句“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便是化用的卫夫人教王羲之书法的典故。


      但是,关于卫夫人因为何故去教王羲之书法,又是哪一年去教他等细节,没有详实的史料记载。对于卫夫人的身份,有一个有趣的说法,即她是王羲之的姨母。这个论断在明清时期的书法史籍中比较多见,如明朝陶宗仪《书史会要》卷三载:“王旷,导从弟,与卫世为中表,故得蔡邕书法于卫夫人,以授子羲之。”王旷是王羲之的父亲,由这个记载来见,王羲之与卫家有姻亲关系;清代王国栋所修的《王氏宗谱》更是明确指出,王旷的夫人也是河东安邑卫氏。但这些提法没有史料佐证,一直受到质疑。

 


  王献之《中秋帖》
 


      王羲之曾写有《姨母帖》,描述了姨母去世后自己悲痛的心情,但是这幅作品没有具体的时间,也没有指明“姨母”是谁。因此,我们无法判断王羲之所说的姨母就是卫夫人。


      不过,从史书的记载来看,两家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卫夫人的儿子李充,曾在王导手下做事(《晋书·李充传》:“辟丞相王导掾,转记室参军”),王导就是王羲之的伯父,曾任丞相。给丞相王导做副手,这也是李充仕途的起点。后来,李充凭借自己的才华,享誉当世。《晋书·王羲之传》记载:“孙绰、李充、许询、支遁皆以文义冠世。并筑室东土,与羲之同好。”


      在永和九年那场著名的兰亭诗会中,却无李充之名。根据唐朝张怀瓘《书断》记载,卫夫人“永和五年卒,年七十八。”那么,李充应该是丁忧三年后,即于永和八年到京师建康(今南京)任大著作郎(大著作郎,官名,为编修国史之任)了。(《晋书·李充传》:“除剡县令,遭母忧,服阕,为大著作郎。”)


      就在卫夫人去世前一年,王羲之最小的儿子王献之五岁时,卫夫人还送给王献之一本《大雅吟》。(宋朝姚宽《西溪丛语》载:“王子敬年五岁,已有书意,夫人书《大雅吟》赐之。”)


      叔父也是王羲之启蒙老师


      其实,琅琊王氏也是书法世家。王羲之的父亲王旷善书法,王敦、王导同样也以书法闻名。在琅琊王氏家族中,王廙(276-322年)的书法成就最高,“能章楷,谨传钟法”(羊欣《采古今能书人名》)。南朝王僧虔的《论书》称:“自过江东,右军之前,惟廙为最。画为明帝师,书为右军法。”南朝廙肩吾在《书品》中称:“王廙为右军之师”。唐朝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即有王廙原话:“余兄子羲之,幼而岐嶷,必将隆余堂构。今始年十六,学艺之外,书画过目便能,就余请出画法。”由此可见,除了卫夫人,王羲之还有另一个启蒙老师:王廙。


      有两大书法大家作为启蒙老师,又加上自己的勤奋刻苦,王羲之终成一代书法大家。有趣的是,因为王羲之在书法上取得的极大成就,在王羲之学习书法的过程中,衍生出不少逸闻趣事。这些故事,似乎多以后世者鼓励人们学习书法而有意为之,其真实性值得商榷。


      最著名的就是墨池的典故,据传卫夫人在教王羲之书法时,曾以“草圣”张芝在练书法时把池塘的水都染黑了为例,鼓励王羲之刻苦练字,后来王羲之也将自家门前池塘的水洗黑了。关于这个故事,北宋大散文家曾巩曾专门写过一篇《墨池记》,他指出“羲之尝慕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此为其故迹,岂信然邪?”显然,他对于墨池这件事是持怀疑态度的。对此曾巩一句带过,没有考证故事的真实性,而是集中论述了如何学习王羲之刻苦练习书法的精神。

 

 


上下图为明朝画家仇英所绘的《兰亭雅集图》
 
 
 

       实际上,在王羲之年轻时,他声名远播并不是因为书法,而是因为其身上浓厚的东晋文人所常有的从容与洒脱。如今人们常说的典故“东床快婿”,其“主角”就是青年时期的王羲之。


      当时的太傅郗鉴在建康时听说琅邪王氏的子侄都很英俊,就派门生送信给丞相王导,想在琅邪王氏家族中挑选女婿,王导让送信的门生去自家的东厢房随便选择。门生回去后对郗鉴说:“王家的年轻人都很值得称赞,他们听说来选女婿,都仔细打扮了一番,竭力保持庄重,只有一个青年在床上露出肚皮,神色自若,好像漠不关心似的。”郗鉴听后说:“这人真是好女婿!”


      郗鉴来到王氏府上,见那个年轻人既豁达又文雅,才貌双全,当场下了聘礼,择为快婿。这个年轻人就是王羲之,“东床快婿”说法由此而来。这件事在《世说新语》及《晋书·王羲之传》里皆有记载。

 


 


      随着人生经历的不断丰富,王羲之在书法上的声誉开始广为人知。《晋书·王羲之传》记载了他爱鹅的故事。山中有位老妇人养了一只鹅,叫声特别动听。王羲之特别想买,可是妇人不卖。有一天他带着朋友去看那只鹅,谁知老妇人听说王羲之要来,赶快将鹅杀了做成佳肴等待他们一行人。王羲之知道后觉得因为自己而导致所爱之鹅被杀,惋惜后悔了很久。


      后来,王羲之为了喜欢的鹅,还给鹅主人山阴道士抄了整整一篇道德经。


      传记里还记载了王羲之富有同情心的故事,他看见一位老婆婆卖扇子,生意惨淡,便在每把竹扇上写了五个字,结果扇子被一抢而空。

 


 


      据众多史料记载,王羲之是在中晚年开始创造书法新格的。《晋书·王羲之传》记载,“羲之书初不胜庾翼、郗愔,及其暮年方妙。” 南朝虞龢《论书表》:“羲之书,在始未有奇殊,不胜庾翼、郗愔,迨其末年,乃造其极。”南朝陶弘景《论书名》:“逸少自吴兴以前,诸书犹为未称,凡厥好迹,皆是向在会稽时、永和十许年中者。”


      晋穆帝永和九年,王羲之、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名士会于会稽山兰亭,欣赏山水,流觞赋诗。最后成诗三十七首,编成了《兰亭集》。在微醺中,王羲之挥毫而就,写下了千古名篇《兰亭集序》。


      王献之参加兰亭诗会未作诗


      王羲之在《儿女帖》中描述了其子嗣情况:“吾有七儿一女,皆同生。婚娶以毕,唯一小者尚未婚耳。过此一婚,便得至彼。今内外孙有十六人,足慰目前,足下情至委曲,故具示。”


      《晋书·王羲之传》记载,王羲之“有七子,知名者五人。”根据后来研究者的资料,人们推断王羲之的七子分别为:长子王玄之、次子王凝之、三子王涣之、四子王肃之、五子王徽之、六子王操之、七子王献之。

 


 


      根据《兰亭集》的全部37篇诗作可发现,当年有41人参加诗会。王羲之的儿子中,玄之、凝之、涣之、肃之、徽之皆有诗作,而在“已上一十六人,诗不成,罚酒三巨觥”的名单中有王献之的名字,由此可见,年少的(9岁)王献之也参加了诗会,不过未能留下诗作。


      王羲之七子一女,皆擅长书法。五子王徽之的性格最像父亲王羲之,生性高傲,豪放不羁。《世说新语》里记载了王徽之为后世文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辞官隐居在山阴(今绍兴)的王徽之,天天游山玩水,饮酒吟诗。一个下雪的深夜,他想如再伴有悠悠的琴声,那就更动人了。这时,王徽之想起了住在剡溪、会弹琴作画的朋友戴逵,他便连夜乘船前往剡溪。走了整整一夜,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又突然叫人返航回家,说:“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在七子中,在书法上,真正与王羲之齐名的还是王献之。王献之字子敬,小名官奴,做官至中书令,所以史书中有时也称其为“王大令”。他在书法上的造诣很高,行、楷、草、隶他都十分擅长。沈尹默在《二王书法管窥》中说:“大王内擫,小王外拓。大王之书刚健中正,流美而静;小王之书,刚用柔显,华因实增。”


      作为一代“书圣”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身上所发生的故事也多少有些与众不同。王献之小时即开始学习书法,有一次在练书法时,王羲之暗暗从后掣其笔,未能掣动,王羲之赞叹说:“此儿后当复有磊名”。长大后,王献之有一次在壁上书写方丈大字,观者数百人,王羲之“甚以为能”。

 


 


      王献之不仅工书法,亦善丹青。东晋权臣桓温,曾让王献之在桓温的扇上题字,王献之的笔墨误落在扇子上面,王献之就在墨的附近,画了一头杂色母牛,体神甚为生动。这也是“笔误作牛”典故的由来。


      王羲之惟一的女儿,姓名不详,后来嫁给余姚人刘畅,生一子一女。子刘瑾,有才干,曾任尚书、太常侍卿等职。女刘氏,嫁给了谢玄之子谢瑍,谢瑍与刘氏生有一子,这人就是后来著名的山水诗人谢灵运。

 

      “伯远”指谁并不确切


      清朝乾隆皇帝喜爱书法,将自己的袖珍小书房命名为“三希堂”。其中藏着三件稀世珍宝: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以及王珣的《伯远帖》,世称“三希帖”。王珣就是东晋著名书法家王导之孙,王洽之子。根据家族关系,他是王羲之之侄。


      《伯远帖》中的“伯远”所指为谁,并没有确定的结论。一种说法是怀念王玄之。王玄之,字伯远,但他结婚没多久就病逝。永和九年(353年),王玄之参加兰亭诗会时,王珣(350-401)还是个3岁的小孩子,王珣有笔力写就《伯远帖》时,王玄之已去世很多年了。


 
 

 


      还一种说法是怀念王穆。《晋书·王导传》载,“导有六子,悦、恬、洽、协、劭、荟。”其中王洽有二子:王珣、王珉。王劭有三子:王穆、王默、王恢。王劭还有一子王谧,因为王协早卒无子,便将王谧过继给王协一家。王谧,字稚远,很多研究者根据古代命名取字的习惯,推断出排行老大的王穆,字应是伯远。王穆与王珣是叔伯兄弟,而且年龄相差不大,似乎与《伯远帖》内容更贴合,但毕竟王穆字伯远也是推断而来。


      王珣是一位极有个性、极具天资的书法家。《晋书》曾记载了王珣“大手笔”的典故:有一天他梦到一位神人给了他一支特别大的笔,笔杆有房屋的柱子那么粗。睡醒后他十分惊异,并对其他人说:“此当有大手笔事。”不久,梦得到了应验:孝武帝逝世后,哀册之类的文件,全部由王珣负责起草。


      王氏家族的另一代表人物是南北朝时期的王僧虔,其父亲是王昙首,祖父正是王珣。王僧虔擅长隶书,二十岁时已经声名显赫,深受皇帝宋文帝宠爱。王僧虔十分低调,而且懂得隐藏自己的锋芒。在宋孝武帝时期,宋孝武帝有心在书法界获得名誉,王僧虔从不轻易显露自己的墨迹,还常常故意用拙笔书写,因此才得到孝武帝的容留。王僧虔是王氏家族中在理论上最有建树的子弟之一,他著有《书赋》、《论书》、《笔意赞》等书论,在中国书论史上亦占有重要地位。

 


 


      智永禅师是王徽之的后代,乃王羲之第七世孙。他本名叫做王法极,号“永禅法师”。智永常年居住在永欣寺书阁,临池学书。据说,他准备了许多较大的竹篓,用来装写秃了的笔。日积月累,居然装满了整整十筐,后来,他在门前挖了个深坑,将这十筐的秃笔埋在里面,在上面砌上坟冢,起名字叫“退笔冢”。

 

      智永最令后人熟知的,还是他与祖先王羲之《兰亭集序》的故事。他一直秘密保存先祖的作品,后来传给了徒弟辩才和尚。辩才手里的《兰亭集序》真迹后被唐太宗得到,唐太宗命令当时的书法名家汤澈、冯承素等人临摹数本,分赐给皇太子、各亲王及亲近的大臣,而真迹却最终不知去向。

 


 


 

书法世家 
 
 
 

      10月中旬,故宫“石渠宝笈特展”第一期结束后没几天,第二期特展又拉开了帷幕。这一期,书法迷们翘首以待的《兰亭序》来了。

 

      第二期展出的《摹兰亭序帖》无署款,传为冯承素所摹。在众多临摹本中,冯承素摹本最为精美,最忠于王羲之的真迹,这让我们能够一睹“天下第一行书”的神韵。

 

      在中国书法史上,王羲之及其后代的书法有着十足的分量。《兰亭集序》自不必多言,被乾隆皇帝誉为“三希帖”的传世名作:《快雪时晴帖》、《中秋帖》以及《伯远帖》,皆出自王羲之一家。王氏家族也成为历史上最负盛名的书法世家。

 

      实际上,在王羲之取得盛誉之前,作为当时显赫家族之一的琅琊王氏家族,其大部分成员在书法上都有较高的造诣。王羲之正是在继承家族书法所学的基础上,将其发扬光大,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对后世研究者而言,除了欣赏这些传世之作的气韵和风采,作品背后蕴藏的时代和生活细节,同样值得探究。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