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长廊

高洪波:陈奕纯是一本厚重的大书

时间:2013-10-25 02:29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775次
“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陈奕纯说自己坚持自由投稿,任凭三审通过的稿子被压两年不找老乡主编通融,其实,就是想检阅自己的创作方式是否正确,就想衡量自己的创作实力到底怎么样。把自己当新人的名家值得称颂

 
  


陈奕纯近照 
 
  

 

       陈奕纯,当代具有影响力的书法家、美术家、作家。现为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学会作家书画院院长、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其大型书画作品31件被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天安门等收藏,并且有部分作品在重要位置悬挂。其散文作品先后获首届郭沫若诗歌散文奖、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第二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大赛一等奖、第六届老舍散文奖、首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全国游记文学大赛一等奖等等。

       陈奕纯的多篇散文被选入大学、中学教材,以及高考、成考、中考、小升初的试题。著有多部长篇小说、中篇小说集和艺术史专著等。

       现张挂于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主画《国色天香》、澳门厅主画《盛世之歌》、贵宾厅主画《泱泱万里尽朝晖》等等均为陈奕纯2006年以来所绘制的大型国画。
 

 

作者高洪波(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与陈奕纯
 
 
 
     
       人与人之间相识相交相处直到相知,是需要缘分的,譬如我和陈奕纯便是。我认识奕纯很晚,仅仅在几年前。因为奕纯以画家身份创作散文很起劲,一起劲便频频获奖,第一次他获的是《中国作家》的“郭沫若散文奖”,二十多年前我是《中国作家》的副主编,配合冯牧先生工作五年,对这本刊物感情极深,所以现任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拿我不当外人,常参加并出席《中国作家》各种评奖、颁奖活动。认识陈奕纯就是在那次颁奖会上,尽管只是一递奖杯一握手,再加上鼓掌拍照开心笑,没有深交。但随后他让我吃惊的是老获一等奖,不仅是《中国作家》,在《北京文学》,天津百花出版社的《散文·海外版》,直至首届“丹霞山杯”我心中的中华名山全球华文散文大赛等等,奕纯总能脱颖而出,力压群雄,以业余胜专业,制造一段段文学传奇。譬如在我记忆中,应是在2011年的3月间,我们一行先到澳门后到广东韶关,出席“丹霞山杯”征文颁奖,奕纯没有任何悬念的荣获一等奖,他这篇散文从韩愈写到韶关的丹霞山,意境阔大且文笔清丽。事后他说为这篇散文,自己曾经三次叩访丹霞山,细细琢磨思考,寻找落笔的角度,阐释生命的体验。功夫下得深不深,文字里面见真心。所以在屡屡获奖的传奇背后,是奕纯付出的艰辛与努力,是对文学、文字的敬畏与认真。

      在丹霞山,我们共同登山览胜,壮美河山及翠峰竹海里品茗论酒谈人生,就此结下了友谊。我也是那次才知道画家陈奕纯居然是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又在北京大学读艺术研究生,甚至到过多个国家留学访问,难怪对文字有如此的驾驭能力。还知道奕纯家中几个兄弟姐妹,他最小。后来奕纯开始谈自己的绘画,他谈起自己在人民大会堂悬挂的几幅大画的故事,尤其为澳门厅绘的巨幅《盛世之歌》(见45版图),险些把他累垮——本以为奕纯是轻松地完成这一切的,后来他在散文中详尽地道出了个中艰辛。画家、作家兼具一体的陈奕纯,借助画面、线条和色彩,传递出的是冲击视觉的艺术语言:他的工笔花鸟,细腻中见妩媚,让人感到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他的山水写意,则气势磅礴,咫尺天涯中给人以无限浩渺的勃然生机;他的仿古作品,苍劲老到,古意盎然,大得前人意趣;他的人物,无论藏族姑娘还是当代美女,都顾盼生姿,灵动可爱,把美丽与善良的强烈信息散发出来。陈奕纯的工笔画早在2006年就获过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画展的金奖,他的画作与他的散文一样,可圈可点,可赞可叹。他是文章画出心中情,画作写尽眼底意。画与文互补,文与画相融,画笔文笔在手,左右足可逢源。正像去年奕纯被中国散文学会推为副会长之后,在他的散文创作研讨会上,我的一段发言所说的那样:   

      上帝有时公平,譬如对待生命,任何人都是自己哭着来,别人哭着走。

      上帝有时偏心,譬如对待陈奕纯。给他一支色彩斑斓的画笔,让他遨游大地纵横山水,时而工笔时而写意地涂抹出令人叹服的画面,已经足够了,可一不小心又把钢笔赐给了他。他于是快乐地写小说,开心地写散文,散文写成,获奖频频。让一些职业散文家们嗅出了岭南才子逼人的气息。也让一些职业阅读者(比如我本人)成为“纯粉”。

      半职业或非专业的写作者陈奕纯,以绘画或者教学为主的教授,以自己丰沛的才情勾画出多面艺术人生,他的散文以少胜多,以质取胜,以情驭气,摄人心魄。读完他若干散文,我发现陈奕纯有几个特点。

      一、乡村情感与母爱主题是他创作之源。像《大地的皱纹》、《月下狗声》,尤其是《大地的皱纹》这一篇,写童年记忆中的周阿姨之死,以三块钱为切入点,最后又收在了三块钱上。写出了物质极度匮乏年代里的辛酸,感人至深。母亲的一巴掌打出的不仅仅是愤怒和积怨,更多的是道德的逼问。皱纹、小路、春天的灵魂,尽在不言中。《月下狗声》是一篇结构完整、叙事流畅、跳出一般俗套的高境界乡土散文,整个故事水到渠成,读来活泼有趣、如沐春风。

      二、绘画创作过程的特殊体验形成他的散文之脉,这一点通过《时间的同一个源头》体现尤为充分。艺术创作比人生更痛苦——好结论!

      三、语言的安放、寻找与铺陈甚至高度凝练是他散文之魂。在《我吻天使的羽毛》中体现最为强烈,掌握住语言细微之处,像工笔画般细腻,一字一句组成之后,借一片羽毛传达出浓烈的诗情画意。关于陈奕纯的语言,《月下狗声》也有较充分的展现。

      由此可见,画家的散文,色彩感与形象性,包括画面构图的结构美与布局美是一般的散文作者所不具备的。另外作家本色表达与角色超越也是散文创作水平高下的一个界限。我希望陈奕纯在这一点上再下些功夫。

      吴冠中、韩美林、黄永玉、王为政等著名画家都善写一手美文,有这些前辈在前,陈奕纯的超越目标,应该愈加明确才是。   

      最后我想说的是,陈奕纯从不吝啬自己的画作,在前年中国作协首都会员春节联欢会上,奕纯一下子拿出十幅佳作当抽奖奖品。中国作协李冰书记对他的画技评价颇高。我记得一位十分懂画的企业家朋友,把收藏一幅奕纯的画当成一项很重大的事情,他郑重地告诉我道:“升值潜力巨大!”尽管至今他也未能如愿。而奕纯却从不把自己当回事,凡有活动,譬如中华文学基金会到澳门、台湾办展览,《诗刊》举办书画活动,奕纯总是第一个参与者,而且每每慷慨拿出精品力作。他有旺盛的创作力支撑,有强大的自信力垫底,又有可亲可敬的平民百姓情怀,这样的人你想不把他当朋友都不成。

      陈奕纯是一本厚重的大书,值得阅读,更耐读。

 

    (作者高洪波系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陈奕纯为人民大会堂澳门厅所绘主画《盛世之歌》并入编《人民大会堂珍藏书画》集 

 
 

 
陈奕纯书法《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入编《人民大会堂珍藏书画》集

 
 
    
 
 


  慧眼识“猪”的一个过程

  王秀云

 


      “不识相”的文学“新人”

 

      2010年秋天,我记不准日子了,我在一大堆自然来稿中发现了一篇散文,题目叫《月下狗声》,我当时的送审语大意是:多义、繁复、有特点,非常不错。他自己后来说,接到我电话的时候,高兴地跳了起来。对此我好像有一点印象,他的声音是有些夸张,但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打电话跟他商量把题目改为《月下》,遭到了他激烈的反对。这么“不识相”的作者,少见。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他“不识相”是有原因的,或者说,是有资格的,在以后的接触中,我理解并接受了他的“不识相”,甚至为他的不识相而叫好。

      这一年年底,我参加中国作协年会,中国作协年会大奖的奖品一直是著名艺术家韩美林老师的画作,奖品很少,就三个,能抓到他的画是每位与会作家的心愿。我当时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拿自己的邀请函,朋友说你用我的吧,反正我也不去,我就用朋友的邀请函,竟然有幸抓到了韩美林那幅最大的生肖画。尽管我也很喜欢,回来后还是把奖品给了朋友,但我心里隐隐希望来年能再有一次这样的好运,争取此生拥有韩美林先生画作的机会。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2011年中国作协年会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我跃跃欲试,想再显身手,却听到主持人宣布,今年特等奖奖品不再是韩美林先生的画,而改为青年作家、书画家陈奕纯老师的书法绘画作品。我有些疑惑,陈奕纯?是我在自然来稿中发现的那位牛气哄哄的作者吗?没听他说过呀,还是位画家、书法家?作品能取代韩美林先生成为中国作协年会的奖品,来势凶猛啊。主持人接着说:陈奕纯的画就挂在人民大会堂的金色大厅。我立刻想起发生在我博客上一件事,儿子高考期间,我像所有家长一样焦灼,有人留言说:你的作者陈奕纯能帮忙。我看了一笑,心想:这世道,有那本事谁搞创作啊,再说了,但凡有点关系名气的,都找关系推荐,自然来稿中不会有大神。我一笑置之,再没提起。此刻,我又想起了这件事,对博客上的留言有些半信半疑了。这时我的手机响起,陈奕纯在电话中说:你来参加会了吗?我说我来了。他问:你在哪里?我告诉他位置之后就等着他过来。会场人头攒动,不知道哪一位会是他。我站起来,以便互相寻找,一位衣着还算得体年龄还算年轻的人过来,他操着浓重的广东口音说:刚才有个人看着我,我说不会啦,王老师怎么能那么矮。就是这一天,我和主编杨晓升先生一起见到了他,我也因此知道他不但在书画界颇有影响,他还是中国散文界的名家,几乎囊括中国散文界各种奖项。他竟然出过长篇,著有长篇小说《七段爱》、《爱上狮子座》、中篇小说集《爱到无人倾诉》等等;他的书画界头衔很多,还是一位大学教授……诸多成就让我推翻了此前的判断——他原来真是位大神。

 


 

      连续六年敲开心仪杂志的大门

 

       我们几个人随便找了一家小餐馆,因是晚餐,要了几个素菜,菜一上来他用蹩脚的广东普通话大呼小叫,说这是鸟吃的;他不喝红酒,强调他不是女人;他要吃肉,喝白酒,一杯酒一口干掉,一块肉撑起腮帮;他撸起袖子,瞪起不算太大的眼睛,推杯换盏,吆三喝四,我恍惚看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豪侠,他的现实形象和他的文字气质、画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上天就这样把为人的枭雄之气和作文作画的净雅之美融于他一身。我想起他写《看着你一天一天苍老》时的温情,他画作中玉兰花的优雅,他书法作品中那份藏不住的飘逸。直到这时我才想起问他,这么有影响力且在文学界有广泛的人脉资源,为什么还自然投稿呢?这一问才知道,他给《北京文学》投稿竟然有六年时间了。为了能得到编辑的回复,他每次都是贴标投稿。贴标,就是贴上《北京文学》的专用标志。因为自然来稿数量多,工作量过大,不能给作者一一回复,于是《北京文学》每年不定期在刊物上刊登两个三角形标志,只要贴上这个标志,来稿必复。他自己说,他每次都把标志精心剪下,贴好寄出,再耐心等待,期间也有人说给他引荐执行主编杨晓升先生,因为他们是老乡,但是他拒绝了。说起这段经历,他说:“从读中学时就开始自由投稿,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偶尔有人来约稿,也有过找关系投稿,但总有‘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之感,所以还是常常自由投稿,既检阅自己的创作方式是否正确,也能衡量自己的创作实力。《月下狗声》就是好几年前写下后不断修改,且三次自然投给《北京文学》的。记得2010年10月19日上午十点多在大兴区开会时,接到责编王老师通知‘终审通过’的电话时非常激动,至今历历在目。至今家里还有五六张从《北京文学》上剪下的‘投稿贴花’,我都小心翼翼的夹在案头上的备忘录,常常拿出来看看,‘牛’啊、‘虎’啊、‘兔啊、’龙啊……”

      我印象中的秋天,在他的记忆里是2010年10月19日,他把这个日子记得这么清晰,可见他对待这篇作品和这次刊用多么看重。2012年,《月下狗声》全票获得第六届老舍散文奖,几位资深评委的一致嘉奖,证明了这篇作品的品质。

      实事求是地说,我看稿子不看作者简介。在我的印象中,但凡有些名气、有些关系的作家都不自然投稿,要么等着编辑约稿,要么找关系直接送稿,凡是自然投稿的作者基本都是基层写作者,尚未被文学界广泛认可。而且,作者简介一般都在作品结尾。我都是直接看作品,能看到作者简介的,基本都是不错的稿子。一般的、不能用的稿子看一部分就算了,看不到作者简介就放到废弃稿中了。所以,我自己发现的作者都是凭写作实力脱颖而出的。陈奕纯的稿子更干净,干脆没有作者简介,就写了地址和联系方式,几乎没有留下一点显示身份的迹象,能发现他这篇作品,发现他这样的作者,在一个编辑生涯中,也是一件趣事。

      得知他的书画被收入《人民大会堂珍藏书画》的国礼画册,并且唯有他一人被选进一幅画一幅书法。我打电话祝贺他在书画和文学领域的成功。他还是用蹩脚的广东普通话说:没有的啦,我将来老了是要养猪的啦,我要到乡下,当养猪专业户。我于是开玩笑说:你要是去养猪,我等于慧眼识“猪”。他将来是不是真去养猪,我不得而知,我只是一位面对作家文字的编辑,对作家个人生活不去探究。但我想,他如果养猪,他的猪一定和他的书画、文字、歌声一样,膘肥体壮。

 

    (作者王秀云系作家、文学编辑) 

 

 


2011年11月,陈奕纯在澳门综艺馆参加“同根的文明”书画展时与老师沈鹏交谈

 

 

  编辑手记:赞:名家的新人姿态

  赵李红

 

      知道陈奕纯的名字,是在近些年陆续收到的文学颁奖的邀请函和新闻稿中,总揽各奖一等奖的陈奕纯,我始终以为是位专业作家。后来又听说,中国作协迎春联欢会特等奖奖品就是陈奕纯的画,就以为他是个擅长画画的作家。由于每次都因故错失颁奖现场,便一直不识陈奕纯庐山真面目。直到不久前的一次聚会才得知,原来这位华南理工大学的教授、博士,竟从文学票友、“业余”画家,发展成为知名作家书画家,去年又以他独特的“画家散文”成就当选为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作家书画院院长。

      擅长写作的大学教授在作协会员中并不少见,但大学教授的书画作品30多件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天安门收藏的却罕见。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主画《国色天香》、澳门厅主画《盛世之歌》、贵宾厅主画《泱泱万里尽朝晖》等等就是陈奕纯2006年以来所绘制的大型国画。

      那天的晚饭因陈奕纯迟到被推迟了四五十分钟。由他新朋老友爆料他多才多艺的故事便成为餐前的开胃小食。当他一阵风似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我恍然觉得彼此已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了。未入座,他就哇啦哇啦讲了一大串什么;刚入座,又哇啦哇啦地给左邻右舍夹菜,给左邻右舍的隔壁夹菜,俨然自己是主人。他重口味且高分贝的广东普通话,一次次压倒我们的燕语莺声,任凭努力也难听懂他说的内容。坐在他身边的好朋友荣杰实在听不下去,见义勇为地给大家当翻译纠正他的发音,并嘱咐他语速慢一点。他则乐呵呵地一遍遍校正。

 

      这位把自己的书画多次画到了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天安门城楼,把散文屡屡写到了一等奖光荣榜的大学教授,愣是以“文学新人”的姿态,连续六年投稿不气馁,愣是凭实力敲开了《北京文学》的大门,终于被慧眼识珠的王编辑发现:他好像跟文魁“内谁”同名?然而,这篇通过的作品,因为稿子太多,竟被压了近两年才得以见天日,并最终获得老舍散文奖。

 

      “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陈奕纯说自己坚持自由投稿,任凭三审通过的稿子被压两年不找老乡主编通融,其实,就是想检阅自己的创作方式是否正确,就想衡量自己的创作实力到底怎么样。把自己当新人的名家值得称颂。
 
 

 
2005年11月 ,陈奕纯在华南理工大学逸夫人文馆给学生讲解书画作品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