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影视 >

张国立谈对赌协议、假票房与假收视率泛滥

时间:2016-12-13 00:55来源:北青网 作者:祖薇 点击:
2016年12月6日至8日,“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知名演员张国立以亲身经历谈了对时下流行的对赌协议的微词,和对假票房、假收视率泛滥的不满。
 
 
 
 
 
 
       “现在有钱人分几种,一种是拿着别人的钱急于赚钱的人;一种是真有了钱,不着急的人;还有一种像我这样觉得自己失去了一次机会,拼命再想找下一次机会的人。我是一个特别悲观的人,但是我可以把我的经验讲给大家,让各位判断文化市场现在是什么样的。”2016年12月6日至8日,“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知名演员张国立以亲身经历谈了对时下流行的对赌协议的微词,和对假票房、假收视率泛滥的不满。
 
 
 
       “现在还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
 
 
       “多少年前,熊晓鸽、沈南鹏就想投资我,但是他们要的回报太高了,我没答应。有人说我错过了利用资本的最好机会,但是我不后悔。”张国立的底气在于,他是中国演员里第一个做公司的人,“若干年前拍的《铁齿铜牙纪晓岚》都是自己公司做的。”他介绍,“2003年,我和冯小刚从青岛拍戏回来,路上他说也想做一个公司。于是两人共同投资500万。谁当董事长?我们俩犯难,最后没有董事长,只有执行董事。到现在熟悉的朋友看到我和冯小刚见面时,我叫他冯指导,他叫我张指导……”
 
 
       公司成立了怎么做呢?张国立跟冯小刚说,“我一年两部半电视剧,你一部到两部电影,一定有人来给我们投资,用不了多少年,公司就上市了。后来一个投资人说要投资500万。在这样的投资面前,两个人脆弱的心和脆弱的理想,就这样被资本征服了。但钱没按时打进来,我们顿时觉得上了当、受了骗。”
 
       很快,华谊兄弟看上了这家公司,“四年前,华谊兄弟上市前,一直跟我和冯小刚谈,希望可以一起进入华谊。后来不知道王中军谈了什么条件,冯小刚离我而去,进了华谊,后来又把我拉进去了。但我现在还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因为和华谊签了一个对赌协议。有了对赌协议后,我就变得不从容了,拍戏不像以前那样等一个我喜欢的剧本、等一个我喜欢的角色。过去活动、广告不好,多少钱都不接。但后来变得这一切都没有门槛了——因为我要做一个讲诚信的人,想着用什么方式都要把这个钱给人家填上去。这样,面对股民时,让他们知道这个人没签错——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悲观。”
 
张国立与王中军   供图/视觉中国
 
 
       “因为假收视率,这几年我很少独立拍电视剧”
 
       张国立感慨,更难的是如何应对目前无序的行业。“我一直都在想,什么样的作品既能叫座又能叫好?说句真心话,现在做不到,是因为整个行业规矩很乱——电影大家都知道有假票房,因为身后有资本野蛮的进入,必须把票房做上去;这几年我很少独立完成一部电视剧,因为假收视率势力非常大,我做不了。换句话说人家也不理我,因为我在各种场合抨击假收视率。行业现在没有规矩。电视台看收视率的,和广告投放、厂家有直接的关系,假收视率厂家也看,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
 
 
 
 
 
       “挖坟都成了中国电影的主流文化,你还投吗?”
 
 
       张国立认为,做文化投资必须要有责任感,“投资当然讲利益,但文化投资应该分一分。你可能挣到了钱,但可能是仅靠廉价的笑声获得。这么大的一个国家,除了搞笑和恶俗之外,挖坟都成了中国电影的主流文化,(你)还投吗?精英是什么,一是有正确的思想,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二是有责任;还有是手里要有足够的资金,去做想做的事。”为此,张国立呼吁社会更多关注保护民间的小剧种、小曲种、小艺术门类,“因为2000多种各样的门类,是由师傅教下来的。现在大概70个小剧种只有一个传人,如果他去世了,这个剧种和艺术门类就从此消失了。如果现在不再用一点时间、精力和金钱去做修复挽救工作,将来我们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特别呼吁在座各位投资人你们也关注一下中国文化的抢救和修复。”
 
 
 
 
      原文标题《张国立:签了对赌协议以后,人变得不从容了》

      2016年12月12日   北京青年报  A16版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