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养老论坛 >

肖复兴:养老院踩点

时间:2019-06-30 19:16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肖复兴 点击:
生老病死,是任何人都必须经历的,这一代人的特殊性,不仅在于青春的经历与国家的动荡命运相关,而且和国家的独生子女政策命运与共。生活的现实就这样沉甸甸地摆在面前,做父母的和做孩子的,都该怎么面对?

 


 


       聚会一拖再拖,本来想约在春节期间,谁知各家都忙,弄得人马总是锣齐鼓不齐。一直到前两天,聚会才得以成行。都是当年的中学同学,插队时风云流散,转眼四十多年,好几位都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席间,听见几位女同学在商量着什么事情,仔细一听,才知道她们天暖和时要一起去昌平和顺义看看养老院,如果条件不错,价钱合适,准备就先订下。

 

       大家都凑过来,很惊讶地问:现在就去找养老院踩点,是不是早了点儿?起初,我和大家的想法一致,都才六十多岁,离养老院的生活还远着呢。但是,我马上改变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我想起了另外的一个曾经在吉林插队的同学,忽然觉得也许并不早。

 


 

       2018年10月,他的妻子颈椎做了手术。其实,妻子的病早就有了,退休之后,被单位返聘,工作的辛苦,也加重了病情,最后走路都发生了困难。现在做了手术,走路轻松多了,只是还需要戴着颈套,需要一段时间的康复。这位朋友对我讲:我忽然想起父亲当年病重时的情景,日子过得可真是快,转眼到了自己和父亲一样老的年龄了,想想父亲病重期间,我家里八个孩子伺候,现在,咱们都只有一个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呀?

 

       不得不承认我们都已经老了,尽管心理年龄还年轻幼稚。由于插队时干活不知轻重,这一代人已经开始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病找到头上的时候了。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却要伺候两个老人,如果结婚,还要伺候对方家里的老人。像我的这位吉林插队的朋友,现在还好,只是爱人一个人病了,而自己身体也还好,可以伺候爱人,用不着动用儿子,如果有一天,自己也病了呢?生活的现实就这样沉甸甸地摆在面前,做父母的和做孩子的,都该怎么面对?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矛盾和苦楚,如果说老三届这一代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运动,蹉跎了青春,把最美好的年华葬送在那样残酷的岁月里;那么,下一代所经历的青春岁月,即使不会出现无论从物质到精神都那样的贫瘠和动荡的情况,却将面对一对对垂垂老矣且体弱多病的父母,便比他们父母多了一层难以体会到的心理和精神的压力。

 


 

       想到这里,便忍不住想看刚刚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一次别离》,那个儿子给年老多病而失禁的父亲擦洗的时候,忽然抱着父亲哭泣的情景,让我想起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仿佛电影是我们未来的预演。青春,无论是哪一代人的青春,除了美好的一面外,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痛苦。

 

       生老病死,是任何人都必须经历的,这一代人的特殊性,不仅在于青春的经历与国家的动荡命运相关,而且和国家的独生子女政策命运与共,我们的孩子都是共和国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在面对这样人生必须经历的问题时,无论对于我们还是孩子,都是第一次,会是陌生的,艰难的,也会是痛苦的。这几位女同学的未雨绸缪,只不过是比一般人提前走了几步。她们对我说想找个合适的地方,以后她们能住在同一个养老院里,彼此有共同语言,让晚年最后的日子过得顺畅一些。此外,是不想给孩子添麻烦,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

 

       听完她们的话,我的心里不是滋味。并不是感慨我们这么快就到了要进养老院的时候了,而是觉得她们这样的心态,这样的举动,这样的心意,她们的孩子会懂吗?能理解吗?那是一代人历经了沧桑之后在身体变得逐渐萎缩后的一种多么复杂又委婉又夹杂着些许无奈的心绪。难道这就是她们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吗?

 


 

       频繁地从医院里出来,我真的感到老了。准确地说,是频繁地从医院住院处的手术室里出来,明显地感到老了,不仅我自己,我们一代人都已经无可奈何地老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到了青春还债期?

 

       好几个老友频繁地被推进手术室,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经过漫长难熬的时间后,看到朋友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失血的脸惨白又有些变形的样子,让我惨不忍睹。脑子里幻化的还是年轻时朋友生龙活虎的样子,即使是在田间或工地繁重的劳作后累得直不起腰,脸上淌的依然是青春的汗珠。仿佛一眨眼的工夫,便到了日落时分,实践是帮助岁月催人变老的催化剂和定影液,让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变老是一种什么样子。

 

       一位朋友做的是腰椎手术,腰椎的二、三、四节都出现了问题,要在这三节腰椎之间打上六根钛合金的钉子,重新支撑起腰来。一位朋友做的是喉癌的手术,手术后发现食道出了问题,“二进宫”,再做食道手术。一个从后背开了刀,一个从前胸开了刀。都是从早上8点多被推进手术室,又都是到下午1点多才被推出来,昏迷之中,麻药还没有消退,身后拉长的是岁月缥缈而悠悠的影子。

 

       想起青春时节,这两个人,一个在场院干活,麦收和豆收龙口夺粮的紧张时候,200多斤装满麦子或大豆的麻袋,要一个人扛起来,上颤颤悠悠的三级跳板入囤,一天不知要扛多少麻袋。不知道腰伤是不是那时候埋下的种子,在日后发芽,到如今开出恶之花?另一个在工地上干活,天寒地冻,荒无人烟,方圆百里,连一个女人都见不到,是号称“母猪都能赛貂蝉”的遥远而偏僻的地方。唯一的消遣和打发时光,就是收工之后喝酒,一醉方休。他从来没喝过酒,老师傅咕咚咚给他倒了满满一搪瓷缸白酒,对他说你把这缸子酒喝进肚,就学会了。他咬牙一仰脖喝进去,从此酒伴随他整个青春期。不知道他的喉和食道包括胃,是不是这样喝坏了?

 


 

       过去在北大荒,当地老乡流传这样一句谚语: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其实,那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傻小子,凭着青春那点吃凉不管酸的火气,自以为是在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就能够解放全世界和全人类。膨胀的心,激活虚无的激情,让力不胜任的腰支撑起来,扛起那样沉重的麻袋;让年轻没见过世面的喉咙食道和胃被撑起来,灌输进那样苦涩的味道。

 

       不是埋下的种子不发芽,不是吼出的声音没有回声,不是飘来的云彩不下雨,是时候没有到。

 

       那时候在北大荒场院里拉起幕布放映的露天电影《小兵张嘎》,里面有句台词: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清单要到现在才会一并拉出,我们已经彻底地老了。

 


 

       是的,现在到了拉清单的时候了,这是我们的青春还债期到了。连本带息,一并清算。对于一代已经走进尾声的知青,这是残酷的现实。青春时期,我们付出的是精神的代价;老了,我们要付出的是身体的报应。也许,每一代到老的时候都喜欢怀旧,但这一代人尤其喜欢怀旧。在怀旧的心理作用下,青春往往容易被诗化、美化和戏剧化。如今痛彻骨肉的还债期,或许可以帮助我们认清一些当年我们的青春期。

 

       无论这一代人性格顽强的塑造和精神执着的抵达,是多么的值得我们自己骄傲和留恋,但是,我们真的已经老了,心情留恋着青春,身体却在报复着岁月,也在提醒着我们,珍重自己的同时,要正视自己的青春和历史。在热闹中回忆,在时尚中怀旧,让回忆和怀旧联手,很容易为我们逝去的青春和今天蒙上一层雾帐,从而加重并延长我们的青春还债期。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