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文苑 >

长篇报告文学:魂入九垓穿时空(二十五)

时间:2020-02-09 15:37来源:北京知青网 作者:姜成武 点击:
张朝起胸有成竹地说:“现在办什么事儿都得讲科学,要科学规划、科学建设、科学发展,绝不能蛮干。我相信,用不了三年,昔日挂甲峪的‘穷山恶水’,就会变成咱们发家致富的大聚宝盆!”

美丽挂甲峪别墅村一瞥

 

长篇报告文学:魂入九垓穿时空(二十五)

 

-记“全国劳动模范”“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北京回乡知青先进典范张朝起感人事迹


2014年2月18日,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两岸和平发展基金会董事长连战一行来到挂甲峪村考察新农村建设。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统战部长牛有成,平谷区领导张吉福、姜帆、刘震参加活动。


                           

二十五、再展宏图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1996年1月5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提出了要继续深化农村改革,逐步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农村经济体制和运行机制,实现农村和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风正时济,自当破浪扬帆;任重道远,还需策马扬鞭。”挂甲峪位于京东平谷北部山区,属燕山南麓余脉的一部分。地势东南高西北低,鸟瞰挂甲峪,如龙庭座椅一般。它外环峰峦山连绵不断,路径环绕;内伏丘壑蜿蜒起伏,梯田叠翠,正所谓是:秀中蕴奇,奇中蕴秀。自从张朝起立志返回村子脱贫之时起,他就在不断地思索,搞好村办企业,“以工促农”,是推动挂甲峪村获得发展的经济动力;但是,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挂甲峪真正地走上持续发展之路,这才是重中之重的大问题。为此,他在搞好村办企业经营管理的同时,也在把目光投向了挂甲峪这块“风水宝地”上。

 


挂甲峪漂亮的十二生肖温泉之一


    
       1997年8月的一天,张朝起召开了村支委会。他说:“今天咱们先说点儿题外的话,我给大伙儿讲两个故事儿吧。前两天我到关上村去参观,人家的大桃一斤能卖到2块多,咱们的大桃也不错,但是,5毛一斤还不好卖;大伙儿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儿事?”

 

       这件事儿倒是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几个支委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的说:人家关上村是个大村,人多好办事;有的说,关上村有实力;还有的人说,关上村发展得早;等等。说来说去,谁也没有说到点子上,翻来覆去总结的无非就是这几条。

 

       张朝起看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又接着说道:“前几天我去县里参加山区开发水利富民大会,‘果办’的邢主任给大家介绍了关上村的经验。人家关上村的山区开发水利建设,讲的是综合治理,培养的是绿色有机食品。所以,不仅招来了城里人,还让这些人吃完了又在他们那里住下了。这个学名叫作‘民俗旅游’‘观光旅游’,你们说说,这样人家关上村能不挣钱吗?”

 


 

      “噢,是这么回事!”大家恍然大悟,都赞同的点点头。但是,不知张朝起下面讲的另一个是什么故事。

 

      “我再讲一个故事吧,叫‘愚公移山’。这个故事,想必大伙儿都听过了吧?”说到这里,张朝起停了停,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根烟慢慢地点上,然后问大家:“咱们挂甲峪的周围也是山,这些年受穷,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张朝起看见大家在引到了这个话题上时都默不作声了,于是接着说:“其实大家也都明白了,一句话,不也就还是因为山吗?!”

 

      “对呀!这大山崎岖,要不是你领着大伙儿修路,到现在咱们还窝在这山沟里出不去哪!”

 

      “是啊,这山高路远的,连孩子们出外上学都困难哪!”大家都深有感慨地说。

 

       张朝起看了一下大家说:“过去有句老话儿,叫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们不能总捧着金饭碗要饭吃。金饭碗在哪儿?就在我们身边的山场里,就在我们脚下的老土中。大家说,咱们现在是不是也该在这上面动动脑筋了?!”

 

      “那怎么动脑筋呀?过去这么多年,大家也没少动脑筋,结果不还是这个样子嘛!”

 

       张朝起笑了:“过去是过去,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国家有了山区开发的富民政策了,能一样吗?”

 


 

      “那你说说,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大家疑惑地抢着问。

 

      “咱们村要发展,光靠一个企业的支撑是远远不够的;国家现在出台了山区开发的富民政策,咱们为什么不借此机会好好地大干一场呢?!”张朝起挥了挥手大声地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让咱们也当回愚公?去移山?”支委老刘揣摩着试探的问张朝起。

 

      “哈哈,你老刘算是说对了!咱们就是要当回改天换地的愚公;不过可用不着移山呀!”张朝起目光炯炯地说:“咱挂甲峪以前是个穷山沟不假,但那是人穷!而咱们的大山可是个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啊!现在政府鼓励咱们山区搞开发,搞旅游,城里人也愿意到咱们这山区里来旅游,大伙儿说,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够放过吗?要我说,咱们要立下恒心,要把这过去的穷山恶水,改造成为我们幸福生活的聚宝盆!”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张朝起的这一席话,说得大伙儿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啊!

 

       但是冷静下来,再一想,下一步究竟怎么个干法呀,大家的心里又没有了底。

 


 

       支委张朝顺说:“朝起,你也别掖着藏着了,有什么打算,你就全说出来吧!”

 

       张朝起看时机成熟了,就对大家说:“很早以前,我就在筹划怎么改造开发咱们的挂甲峪;简单说,就是要做到‘五上山’!什么叫‘五上山’呢?就是‘道路通上山,水利引上山,果树栽上山,畜牧养上山,科技文化跟上山。’”

 

       啊呀,大家一听到这里,来精神了:“那你快讲讲,咱们具体怎么干!”

 

       于是,张朝起就滔滔不绝地把他的如何开发挂甲峪的“五上山”宏伟规划讲了起来。讲得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描绘得是波澜壮阔、宏伟气魄,一股脑地说了一个多小时。听得大家是兴高采烈、喜笑颜开,如醉如痴一般。

 

       张朝起最后总结说:“要想干成这么大的工程,困难肯定是少不了!但是,挂甲峪要想彻底变个样,摆脱贫困奔小康,我们就得豁得出去,要实实在在地充分发扬不怕吃苦的愚公移山精神,才能真正实现我们的理想!”

 

       “好啊朝起,你可是真能琢磨!你的这个设想够伟大,够有魄力!”支委老孙啧啧地赞叹道。

 

       “不过,这个规划好是好,但是得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其他的几个支委也有几分疑虑地说。

 

       “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目标一致,团结咱挂甲峪的乡亲们甩开膀子一起干,就一定会在这几年当中,使咱们的挂甲峪大变样!”

 

      “好!老张你就说吧,怎么干我们大家支持你!”

 

       “为了挂甲峪,你什么都豁得出去,我们还怕什么呢!”

 

      “花繁柳密拨得开,风狂雨骤立得定。”张朝起胸有成竹地说:“现在办什么事儿都得讲科学,要科学规划、科学建设、科学发展,绝不能蛮干。我相信,用不了三年,昔日挂甲峪的‘穷山恶水’,就会变成咱们发家致富的大聚宝盆!”

 


 

       这时已是深夜,从村委会简陋的办公室里传出来的热烈掌声,把树上鸟儿都给惊飞了。

 

       这正是:“一心凝聚,则万理愈通而愈流;万理澄澈,则一心愈精而愈谨”啊!

 

       自张朝起在支委会上公布了他的“五上山”发展规划后,为了在全体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上能够顺利通过,争取早日实施,于是,他就紧锣密鼓地着手在做前期准备工作。而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把规划图赶快抓紧做出来。


    
       一天早上,平谷县规划局设计研究所刚刚上班,张朝起就推开了所领导办公室的门。

 

       “请问,你找谁?有什么事吗?”所长老刘问道。

 

       “我是挂甲峪的张朝起,我想请你们为我们村设计一下未来发展的规划图。”张朝起开门见山地说。

 

       “挂甲峪的?设计什么规划图?”老刘把手上的文件一放,在脑海里迅速地搜寻着这个村名,想了半天也没对上号。

 


 

       “呵呵,我们搞规划设计,一般都是给建筑公司或者是企事业单位,很少给农村做规划。”刘所长客气地说。

 

       “哦,是这样的,我们村现在要搞山区开发,我们想,办什么事情都得讲科学,不能胡来,所以就想请你们帮我们先搞一下规划设计。”张朝起恳切地说。

 

       “噢,好啊!你们村的想法还真挺新颖,不错呀,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这么说呢!”不过,刘所长还是有点不大相信:“搞规划可不是闹着玩的,费用也还不低呀!”

 

       “只要您能帮我们做,什么条件都行。我今天已经把钱带来了。”张朝起边说边从黑皮包里往外掏钱:“但是我也有个条件,就是您得让最专业的人给我们搞设计。”

 

       刘所长一听:“嗯?这个人还真是挺有意思的,还提起条件来了啊。”不禁又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张朝起,说:“这样吧,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战国末期哲学家韩非曰:“天下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之大事,必作于细。”看来,此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