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史库 > 知青墓园 >

小雨中的回忆

时间:2008-03-30 23:38来源:北京知青网 作者:瑞 雪 点击:

    那一年我回到了故乡。一天傍晚下起了小雨,我一个人走出了母亲的房间,独自漫步在田间小路上。

    我爱这小雨。这小雨,虽然是星星点点的毛毛细雨,但是它的甘露却能使埋藏在泥土里的种籽破土而出;这小雨,能滋润禾苗,使万物茁壮成长;这小雨,能压倒白日里的烟土灰尘;这小雨,能冲淡人们心灵上的悲哀……我爱这小雨,愿意沐浴在这绵绵细雨中,去追忆那白日无睱去想的往事,去饱览大自然迷人的黄昏的景色。

    我走着,走着,黑暗,过早地到来了,月亮,也性急地挂上了天空,本来应该是皎洁的月光,此时由于小雨的缘故,也变得有些雾茫茫了。小雨淋湿了我的头发,我不自觉地掏出手巾准备擦去脸上的雨滴。“理想”我突然看见了手巾上用红色丝线绣着的醒目的字眼,这不由使我想起了十二年前的好友——刘玉兰。这张手巾,我整整保存了十二年了,前几天准备回故乡时,为了纪念我这位朋友,才不得不从箱中找出了它。

    我的好友叫刘玉兰。我们是儿时的伙伴。记得有一次我们一块玩时,她说她长大了要驾上理想的飞船遨游天际,王奶奶听后笑着说:“小心掉下来。”玉兰听后撅着嘴生气地说:“不会的!我能驾稳,就不掉嘛!”

    我们又是少年和青年时代的同窗好友,记得高中快毕业时,在一次团的组织生活会上,玉兰坚定地表示,她要从点滴做起,学好知识,才能实现自己美好的理想,以报效祖国。

    一九六九年上山下乡,我们又成了“患难之交”。那是一段多么让人难以忘却的回忆啊!我想着,想着,几乎要呼唤出来。可是,玉兰,此时此刻,你在那人间最孤独最寂寞的地方,又哪里能听见朋友的呼唤!?

    月亮又出来了,雨渐渐小了些,我想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没有路了,原来,我已经来到了玉兰的归宿之地。我朝东走去,停在第五个坟前。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但是墓前的碑文还十分清楚,“刘玉兰烈士之墓”我向玉兰的坟墓鞠躬了三次,然后将早就在路上采集的白花编织成一个小小的花圈,放在玉兰的坟前,请她原谅,我离开她的坟地已经六年了,才第一次来为她扫墓!

    一阵微风吹过,我感觉到有些凉意.小雨,似乎理解了我此时的心情,自觉而驯服地下得很小很小。我往回走了,玉兰似乎也伴随着我,她挽着我的手,我挨着她的肩,我们一块又回到那一段难忘的岁月里。儿时的嬉闹声又一次在我的耳边回旋,学生时代我们相互关爱的情景又一次在我的脑海中再现,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又一幕的过去。

    十三年前,我和玉兰携手共进,去试探人生道路的艰辛,来到广阔天地的农村。我们原似情同手足的姐妹,本是朝夕相处廿余年的好友,来到农村,却让我们分离在相隔十余里地的同一个公社的两个大队落户。平时,虽然交通不方便。但是我却时时能听到玉兰落户的大队农民传来她的一些优秀事迹。

    利用农闲和晚上时间,玉兰为农民的孩子补习文化;下工后,玉兰为五保户老人送去了队上分配的粮食和柴禾;节日里,玉兰为农民演节目;平时,玉兰还成了瞎眼李大娘的干女儿……一年后,玉兰被评为公社的优秀团员和下乡知识青年的模范。我曾在十里之外的小土屋为她欢欣,为她祝贺,为她歌唱。她真不愧为我的好姐姐。

    就在玉兰获得荣誉两个月后的一天,传来了玉兰的噩耗:玉兰为抢救队上的两名落水儿童而光荣献身!

    巨大的悲痛袭击着我,我不能相信,两天前还和我共谈人生理想并送我绣有“理想”两个字手巾的好友,怎么会离开我?怎么能离开我?怎么就走完了她二十三岁的人生里程?当听到这噩耗时,也正下着小雨。小雨呀!小雨,拼命地下吧!来洗净我心中的悲哀。玉兰的一生,不就是小雨滋润的结果吗?

    我冒雨来到玉兰的“家”。门前已经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树上的鸟儿不叫了,小孩子们也不嬉闹了,全队三十三家人,大人小孩,谁个不知,哪个不晓,玉兰曾经给予他们每家人不同程度的帮助。被救的兄弟俩跪在玉兰的棺木前,全身披孝,哭声雷动。小孩的父亲是生产队长,他主持了隆重的追悼会,并在悼词中予玉兰很高的评价。

    玉兰的母亲也赶来参加了追悼会,她是一个有廿年教龄的老教师。 “玉兰是我的好女儿,我为有这样的女儿而骄傲,因为她实现了自己生前的理想!” 她的话,永远铭记在我的脑海。

    啊!理想,这是多么崇高的字眼!理想,玉兰;玉兰,理想,我喃喃地念着。我在小雨中,踏着泥泞的小路,艰难地行走。猛抬头,已经回到了家门口。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