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万象 >

吴若甫:中国影视界男演员中的真汉子

时间:2015-10-18 10:28来源:北青网 作者:张嘉 点击:
2004年,著名影星吴若甫绑架案件震动京城;11年之后,根据其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解救吾先生》上映。借电影上映之机,一直低调缄言的吴若甫愿意借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拂一拂心头的尘埃,参一参世事迁流的无常。

著名影星吴若甫


 

      2004年,著名影星吴若甫绑架案件震动京城;11年之后,根据其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解救吾先生》上映,吴若甫从遭遇绑架到被幸运解救的这段忽明忽暗的命途化作了银幕上的亦真亦幻,而观者却依然心神悸动。借电影上映之机,一直低调缄言的吴若甫愿意借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拂一拂心头的尘埃,参一参世事迁流的无常。


      所幸的是,对于吴若甫来说,记忆中的这道暗痕,并没有如长蛇一般悚然纠缠,就算在那个寒风彻骨、无限接近死亡的夜晚,吴若甫的心中也没有失掉勇气与希望,他和另一位人质杜庆疆相互依偎、鼓励,仿佛在用彼此的兄弟情义燃起人间的最后一道暖火。


      由此,吴若甫在这部电影中并没有理所当然地成为“吾先生”,他反而出演了当时搭救他们的刑警曹志刚,吴若甫更愿以这个角色来向那个叵测暗夜中的正义光明致敬,愿用感恩的心态来代替愤怒与憎恨。他甚至遗憾自己没有机会来回报一下绑匪头目华子曾经给自己买烟的一个微小的“善举”,吴若甫说:“我就是想让他知道,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善行、善念,也可以获得善报,而多行不义,就算是老天也不会帮你。”

 


 


      《解救吾先生》的影片结尾说吾先生获救,命真是好,而若真的像吴若甫这样在命途尽头走过一遭,才会知道,其实命字中的因果,在人,不在天。


       恐惧中拼命提醒自己“要清醒”


      吴若甫是于2004年2月3日凌晨1点,在三里屯豹豪酒吧的停车场被绑架的,当天,吴若甫与制片人陈勇、香港导演卢伦常一起商谈合作项目,吴若甫回忆道:“我们本来约在豹豪对面的咖啡厅,但是,那里不能抽烟,于是我们又开车到了豹豪酒吧,当时我开的宝马,陈勇开的奔驰。”


      这一点点的“计划更改”却让吴若甫踏入未知的悬崖险境。三人谈完事情出来,恰好撞上了绑匪华子和同伙冒充的警察,华子本来想冲着奔驰的车主动手,但是吴若甫先出来了,便顺势以吴若甫涉嫌交通肇事为由,将他强行拖走。于是,一场持续了22个小时的噩梦就这样开场了。


      吴若甫回忆道:“我被枪指着头,脑袋被压得极低,几乎贴地,车子仓皇急速地行驶着,那种感觉非常可怕,我心底很恐惧,我猜他们不是真的警察,这肯定是绑架!我于是拼命提醒自己,千万要冷静,一定要多想办法。”  梦魇般的感受并没有让吴若甫失去机智,他如今谈起自己当时的表现也觉得有种“不可思议”的神勇,“我后来已经来不及恐惧、慌乱了,只能正视现实,我的思维高速运转,如果平时是一千转的话,当时就是一万转的速度运行。”


      绑匪的车在夜色中一路行驶到了顺义郊区的一个农家院,在这个隐秘的关押地点,吴若甫遇到了被绑架的另一位人质杜庆疆,也就是《解救吾先生》中的“小窦”。吴若甫与杜庆疆素不相识,但是,杜庆疆那清亮干净的眼神给他的印象特别深刻。

 


《解救吾先生》影片镜头


      绑匪的规矩是24小时拿不到赎金就撕票,小杜一直拿不出钱来,于是,绑匪已经要杀害小杜了,连坑都挖好了。吴若甫与绑匪的第一轮较量就是从解救“小杜”开始,“我跟绑匪说,你们要的应该是钱,不是命,我来替小杜出赎金,但如果你们动小杜,那我的那份钱,你们一分也拿不到。”


      大概从这个时刻起,绑匪头目华子看出吴若甫有种不乱分寸的镇定和义气,以至于他在后来被审讯时说:“我最佩服的人就是吴若甫,之前我绑过的人都被吓瘫、尿裤子了,但吴若甫一点都没显出害怕。”


      虽然华子敬吴若甫是条汉子,但对于吴若甫的看管却一点都不放松,此前,吴若甫在影视作品中多次出演军人和警察角色,这些作品绑匪们都看过,所以生怕吴若甫有逃脱的功夫,他们给吴若甫的手脚都缠上了铁链并上了锁,不过,吴若甫透露,华子在整个过程中始终没有打过他。


      吴若甫抓紧一切时间来寻找生存的可能,他不停地与绑匪进行沟通、周旋,并且斗智斗勇。在电影《解救吾先生》里,有吾先生不喝可乐,要喝井水的情节,吴若甫说这是真实的,“因为那个可乐是打开的,只有半瓶,我不知道里面是否被下药,我不能让自己失去神志任人摆布。所以,我灵机一动,说自己有糖尿病4个加号。”绑匪拿来的烟,吴若甫也拒绝抽,“他们给了我一盒打开过的黄盒555,我就说自己只抽白盒的555,没想到白天华子还真给我买了一条白555。”

 


 


      吴若甫也不怕与华子谈条件,当天夜里温度极低,吴若甫和杜庆疆就算是靠在一起相互取暖,也还是冻得哆嗦,吴若甫就跟华子说太冷了,要被子和电炉,这些要求,华子也都满足了。


      当晚,吴若甫与绑匪们聊了很多,试图让华子放下戒心,甚至让他有所感化,对此,吴若甫至今引以为骄傲,“自始至终,我像个男人,生命可长可短,但不能失去尊严。我也不是对华子进行说教,我就是让他要讲道义、讲诚信,既然答应拿钱放人,就要说到做到。”


      没有哭着唱《小丑》


      10月1日接受记者专访当天,杜庆疆也被吴若甫邀请而来,在一旁安静地倾听,偶尔帮助吴大哥回想一下细节。在吴若甫和小杜看来,华子不像电影里王千源演绎得那般猖狂,但确实是个很聪明、很凶残的绑匪,在犯下吴若甫和小杜的案子之前,他已经绑过11个人了。吴若甫说:“华子给我们讲他在监狱里待了9年,仇视社会,出来是要‘做大事’抢银行,绑架是因为来钱快,能让他们买枪械。”而对于拿到赎金是否能够放人,华子却始终阴晴不定、闪烁其词,有时候还跟杜庆疆说:“认识吴大哥可是你的福气,如果没有吴若甫,早就没有活着的小杜了,你以后一定得对吴大哥好。”“以后”二字,让吴若甫和杜庆疆似乎看到生命延续的希望。不过,这个希望不久就破灭了。


      有一个年纪最大的绑匪,手上并没有命案,似乎也还没有到冷血铁心的地步,聊着聊着天,他就向吴若甫和小杜透露:“华子和我们在做这起案子之前就商量好了,不管结果是什么,拿没拿到赎金,肯定不会让你们活着出去。”这等于是对二人宣判了死刑一样,当时的空气一下就凝固了。

 


 


      杜庆疆称自己当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一直用绝望的眼神看着吴若甫,好像那是他唯一的依靠了,“过了两三分钟,吴大哥捏着我的手说:‘小兄弟,别害怕,没关系,有大哥在这里陪着你呢。’他的意思我听得出来,不管怎么样,黄泉路上还有大哥做伴呢。为了打破沉闷,吴大哥又对我说:‘我给你唱首歌吧,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很男人的、笑对人生的一首歌。’”于是,吴若甫为杜庆疆哼唱起了《小丑》,飘浮在破旧小屋中的旋律让杜庆疆一生难忘,“当时,吴大哥的声音比较低、比较沉,但是非常好听,慰藉着我的失落。”


      电影《解救吾先生》中刘德华演绎这首《小丑》时,泪水流淌,伤感悲怆。而近期回顾这一事件的某电视节目,也由旁人解说称吴若甫当时极度恐惧,潸然泪下。但实际上,吴若甫在整个被绑架过程中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他告诉记者:“不但我没有,弟弟小杜也没有掉眼泪。虽然我性格里有柔弱的一面,但也有强悍和冷静的一面,这不是别人所能解读的。”


      有一个细节,吴若甫事后回忆觉得算是劫后余生的“花絮”,当时,为了准备给吴若甫和小杜“上路”,绑匪们把一个脸盆涮了涮,给吴若甫和小杜煮了饺子,小杜毫不犹豫地开始吃,吴若甫却不想吃,“我觉得那个盆应该挺脏的,但是看到小杜嚼得那么香,我也吃了三四个。”连命都可以豁出去的五尺男儿,却还在意饺子脏不脏,这一切都像梦境般不真实,现在可以算作笑谈,当时,却是无奈酸楚,意味着自己要硬生生地接受一个结果。

 


《解救吾先生》影片镜头


      正如吴若甫的好友孙淳在提及吴若甫被解救后的状态时说:“记得事件结束后,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吴若甫常常陷入一种无言的沉默里。我大概理解并询问过解救他的刑警,知道了这是历经生死大事后,一个正常人的正常反应。我没有经历,所以无法代替。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人能在死亡的鬼门关里走一遭?万分之一?我敢说是千万分之一的人才能碰到,就是这种可能让吴若甫撞上了。那一晚是怎样一份生死煎熬,只有当事人知道。”可喜的是,吴若甫不久后就释然了,他没有执念于憎恨,反而选择了宽恕,他甚至曾经买了两条白555想去看华子,“我想告诉他的是,人活着,只要你有一点点善行,一点点善念,都能得到善报。可是如果你作恶,老天也救不了你。”但是,因为警察们的劝阻,吴若甫没能去看华子,对此,吴若甫稍稍有些遗憾,“烟,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不满意片中小窦的外形


      《解救吾先生》上映后,口碑颇佳,当年参与解救吴若甫行动的刑警曹志刚和徐经峰也观看了电影并感触落泪,他们还深深记得十几年前,在22个小时内紧张破案的艰险与吴若甫作为人质的机敏。


      不过,揭开十年的记忆封印来拍摄电影《解救吾先生》,并非是吴若甫所愿意的,十年来跟他说想拍这个故事的人很多,包括已故的好友吴天明导演,但都被他谢绝了。毕竟,这是一种私有的经历,若变成商业化的电影故事供大家消费,则很容易变了味道。

 


 


      在导演丁晟几顾茅庐之后,吴若甫终于同意拍摄该片,并选择了饰演刑警曹志刚,他要通过影片向刑警们致敬,“曹志刚队长在绑架案之前就是我的警界好兄弟,他是第一个冲进去营救我的人,因为全副武装,我当时都没辨认出来,是公安局开新闻发布会才告诉我的。”吴若甫表示,他对于影片的剧本、人物的处理没有参与也没有干预,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动过。


      问及吴若甫看片后的感受,他表示,自己最认同刘德华的演技,“刘德华被捆绑在床上演戏才是最难的,是非常需要功力的,我从当事人的角度来看,觉得刘德华演绎得最专业、最精彩,他的人格魅力与气度我也十分欣赏。”


      不过,整部电影让吴若甫不满意的是小杜(影片中叫小窦)的外形,“当年的小杜是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在电影里却表现得有点猥琐,穿个花裤子,开口就是‘约炮’,这让我看着很别扭。真实的情况是,当时华子他们看见小杜开着一辆奔驰车,就绑架了他,但是小杜坚持跟绑匪说车是他借的,他没有奔驰车主的电话,也没有钱来赎人,当时不但绑匪信了,连我都信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保护女朋友才硬不松口的,他为了不让女朋友陷于危险境地,甚至可以牺牲掉自己的命,这是有情有义的男人本色。”


      绑架是上天赐给我一个好兄弟


      在22个小时的破案时间里,吴若甫与小杜可谓是命悬一线,警方也是拼尽全力展开营救,但是,有一件事情却让警方和吴若甫都感觉后怕和心寒。


      众所周知,为了保护人质,在其未被解救出来时,媒体是不应该刊登消息的,但凡风吹草动都有可能给人质的生命造成威胁,但是,北京某家报纸的记者不知在哪个渠道听说了吴若甫被绑架的消息后,立刻开始杜撰新闻,吴若甫告诉记者:“那张报纸上赫然写着‘吴若甫遭绑架,警方追踪未果,在延庆发现吴若甫的宝马车,吴若甫去向不明’的内容,这不仅是一派胡言,更为严重的是,要是这条新闻被华子他们看到,知道警方已经介入此事,那我和小杜一定会被撕票的。据警方了解,当时这位报纸的记者把这条假消息卖给了30多家报纸,为了一己的私利,连别人的生命都不顾,真的让人很无奈。”

 


《解救吾先生》剧组


      由于当时嫌疑人没有完全抓获,吴若甫和小杜对于此案的任何信息都必须缄口不提。但媒体却按捺不住,炮制出吴若甫借绑架炒作、得罪黑社会等假新闻刊登,种种捕风捉影的臆测让刚刚死里逃生的吴若甫和小杜又陷入了冷酷绝地,小杜忍无可忍,为了给吴若甫“正名”,呼吁、求助于媒体,而在绑架过程中始终未掉一滴眼泪的吴若甫,后来在报纸上看到张艺谋、吴天明、陶经、张丰毅、孙海英、许戈辉等40多人联合为他正名的报道后哭了,这张报纸被吴若甫保存至今,成为一种情义的纪念。


      如今,吴若甫和杜庆疆已经是经常往来的兄弟,吴若甫的女儿叫“冰清”,杜庆疆的女儿则起名“玉洁”。回忆过往,吴若甫想到的是在绑匪窝中第一眼看到小杜时,那一双清亮干净的眼眸,“也许上天就是要赐给我一个好兄弟吧,只不过,我们当初相遇的地点安排得差了点儿。”


      绑架案后有了成家的打算


      吴若甫在绑架案之后,拍的警匪片数量增加了很多,“我愿意演警察角色,也是向警界兄弟们致敬、感恩。”但总体来说,吴若甫这几年戏并不多,结婚后的他明显有些“恋家”。


      吴若甫说自己原本计划是2009年再考虑结婚,可是在绑架案后,他有了成家的打算,而因缘际会中,让他结识了善良美丽的刘莎,两人于2006年结婚,现在女儿冰清也快6岁了,“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和小杜有命回来,那一片乌云散去,会有幸福等着吧,所以,上天让我遇到了刘莎这位好姑娘。”

 


吴若甫刘莎夫妻


      刘莎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16岁就获得了桃李杯亚军,后来在中国歌剧舞剧院跳领舞,这样一颗舞蹈界的新星,为了相夫教子,选择了辞职回家。吴若甫曾经“狡猾”地考验过刘莎,称自己并不想结婚,问刘莎什么意见,结果刘莎说:“就算这辈子不成家,我也会对你好。”吴若甫听闻后虽然神色不动,但是内心清楚,这样毫无奢求的好姑娘,如同岁月静好,值得自己一生珍惜。


      虽然吴若甫平日不会在媒体上为自己争声名,但对于妻子刘莎遭遇到不平,他却是无法忍耐的,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抑制不住,指责《知音》杂志“戏说”自己与刘莎的良缘,“那家杂志胡言乱语,竟然称刘莎在一次演出时,跟后台的同伴打赌——敢不敢瞪吴若甫一眼?而刘莎真的这样去做了,于是我们开始结识交往。这太可笑了,依刘莎的气质和品性,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不庄重的行为呢?”


      2006年9月29日,吴若甫和刘莎结婚时,刘莎没有置办婚纱,两人也没有买戒指,只是悄然朴素地在昆仑饭店办了9桌酒席,之后,夫妻俩用9万元做了慈善捐款,在吴若甫看来,用这样的“善”来为婚姻做注解似乎更加圆满,“一念善意,比钻石恒久更重要。”

 

      原文题目:  吴若甫:那一片乌云散去 会有幸福等着吧

      原载于2015年10月16日 北京青年报

 


 
 


北京日报:吴若甫被绑架案侦破始末


 

 

      2004年02月14日  北京日报 记者侯莎莎 通讯员宋阳丹 范帆 吕蓓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2月13日,警方向媒体公布了吴若甫绑架案的破获经过。面对随时会引爆手雷的犯罪分子,特警队员没有留给他们一丝的机会。被成功解救的吴若甫昨天也来到市公安局,向救命恩人———特警们一一献花。“在那23个小时里,我真的感到命若悬弦!原以为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直到特警冲进来的那两秒钟……”

 
  2004年2月3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会同朝阳公安分局,从接到报案后仅用22小时将被绑架的中央实验话剧院演员吴若甫和另一名被绑人质杜庆疆安全解救,成功铲除了以王立华为首的持枪绑架杀人犯罪团伙。抓获涉案犯罪成员14人,缴获了作案用的枪支、手铐、伪造警官证、驾驶证、身份证和汽车,起获了部分赃款。至此,该团伙自去年9月以来,相继在平谷区、朝阳区制造的4起冒充警察持枪绑架杀人特大案件一举告破。昨天,特地到市公安局向北京警方表示感谢的吴若甫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在这次的经历中,我深刻体会到邪不压正!有这些勇猛无畏的公安干警,我们老百姓是安全的。”

 


 

  酒吧门口遭假警察绑架


  2月3日凌晨,警方接到报案:著名演员吴若甫被绑架。报案人称,2月3日凌晨1时许,他们与吴若甫从朝阳区某酒吧出来时,突然被3名自称警察的男子拦住,这3名男子还出示了“工作证”,其中为首模样的人说:“这辆车在丰台区交通肇事后逃逸,请和我们走一趟。”在遭到吴若甫的断然拒绝后,他们掏出手枪威胁,并用手铐将吴若甫铐住后挟持上车。


  案件发生后,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立即指示:刑侦总队会同朝阳分局刑侦支队立即组成“2·03”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市公安局副局长阮增义、刑侦总队总队长陶晶、朝阳公安分局局长肖兴国等坐镇指挥。


  “假冒警察,持枪绑架。”此案和另一起在侦查中的平谷王氏兄弟被绑案的案件性质、作案手法和作案工具都极其相似。专案组敏锐地意识到,这两起案件很有可能是同一犯罪团伙所为。当侦查员拿出王氏兄弟被绑架案中的涉案犯罪嫌疑人王立华等人的照片,让报案人进行辨认时,结果证实了专案组的判断:王立华就是绑架吴若甫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与此同时,专案组获悉:吴若甫上午8时许给好友苏某打电话称,自己被绑架,让其帮忙取200万元现金。随后绑匪又约苏某在京广饭店咖啡厅交接存折。

 


缴获绑匪的武器


  力争在交付赎金之前救出人质。与绑匪曾有过交锋的侦查员深知:对手心狠手辣、老谋深算,根本无诚信可言。此时,时间就是生命!


  专案组对王立华可能藏匿的几个地点开展拉网式的搜查,同时继续在全市范围内寻找王立华曾驾驶的黑色蓝鸟轿车。一张法网正在渐渐地向王立华等人收拢。


  嫌犯兜揣手雷腰间枪上膛


  2月3日下午3时许,民警经侦查在朝阳区某小区停车场内发现了王立华的黑色尼桑蓝鸟轿车。特警队员严密蹲守,随时准备与王立华展开殊死较量。


  华灯初上,暮色渐渐拉开,蹲守近3小时后,犯罪嫌疑人终于出现了。一男子驾驶蓝鸟车驶出小区。虽然开车男子在暮色中一晃而过,但是侦查员根据其体态特征基本断定,此人就是寻找已久的犯罪嫌疑人王立华。


  五名侦查员立即开车尾随,伺机抓捕。大约19时50分,王立华把车开到一个汽车修理部检修,这是抓捕的最好时机!按照事先制订的抓捕方案,侦查员悄悄接近王立华。一瞬间,走在最前的侦查员与王立华相对而视,就是他!侦查员箭步上前双手抱住王立华,将他摔倒在地。王立华拼命挣扎,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装有手雷的左裤兜。另一名侦查员勇猛地冲上,用最大的力量将王立华的左手按住,并迅速取出了他裤兜内的军用手雷。又一名侦查员在协助控制王立华的同时,搜出其腰上两支已经上膛的苏制TT型手枪。目空一切、凶狠成性的王立华终于落入法网。


  绑匪梦中被擒人质获救


  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边对王立华进行审查,另一路立即前往顺义农家院与先期到达的特警队员汇合准备解救人质。农院坐北朝南,院内共有三间平房,其中西房里一直亮灯。侦查员由此推测,人质很可能应在西房。


  这时,指挥部终于传来消息,王立华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并交代吴若甫及2月2日被绑的另一名当事人杜庆疆确实被关押在此院内,屋内共有5名歹徒,5支枪和子弹若干。


  22时50分,现场指挥员一声令下,特警队员不动声响地翻过2米高的院墙。两名神射手持枪控制了东西院墙的制高点,四名特警队员几个滚翻靠近了房间,守住了北墙的四个窗户,其余队员形成了攻击掩护队形。一、二、三,“哐!”的一声巨响,中门爆裂,正面突入的两支队伍迅速通过中门后,分别冲入东西两屋;北窗的队员也在同一时间各自闯进东西两屋。“不许动,警察!”一声威严的断喝打破了荒郊农院的寂静。

 


吴若甫绑架案:主犯王立华被判处死刑


  熟睡中的歹徒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已被特警队员完全制服。被铁链捆绑着手脚的吴若甫、杜庆疆看到仿佛神兵天降的特警队员,在绝望中获得重生。从惊吓中缓过神来的两名人质,紧紧握住了特警队员的手。


  心狠手辣拿到赎金也撕票


  据悉,警方抓获的王立华犯罪团伙的14名犯罪嫌疑人中,有10人受过公安机关的处理,其中8人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1人被劳动教养。主犯王立华(男,27岁,北京市人),1995年曾因抢劫罪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据他交代,2002年7月被释放后,他没有正当职业,一心想过好日子却又好逸恶劳。他认为,抢劫风险大、来钱少,而绑架来钱快,于是他于去年买了一辆被盗机动车,开始为实施绑架做准备。


  他们每次都选择家里有钱或开豪华轿车的车主伺机作案。去年,王立华等人绑架了王某;今年1月6日,绑架王某之弟未遂;今年2月2日,在朝阳某歌厅门前,他们又绑架了一辆奔驰跑车车主杜庆疆;当得知杜庆疆无钱支付赎金后,气急败坏的王立华一伙又于次日来到某酒吧门前,将目标锁定了一辆宝马吉普车,进而绑架了吴若甫。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伙绑匪非常残忍,他们即使收到赎金也会杀人灭口。在去年绑架王某案件中,他们就是在拿到赎金的当晚将事主勒死,埋在了河北燕郊的一个农家院内。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