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万象 >

台湾职场稳定难 年轻人就业跳跳跳

时间:2015-07-09 04:41来源:报刊文摘 作者:小星 点击:
在功利和脱节的教育下,年轻人就业单纯为生存,不在乎能力的提升和品性的磨练;企业对员工也简单使用,担心用心栽培后“被跳槽”,这使劳动力市场进入恶性循环,员工和企业都有一定程度的扭曲。

 


 

      钱少晋升难空闲不多 
 

      老一辈对此摇头:年轻人没耐心没韧劲没生活压力,不顺心就跳槽,对企业对社会毫无责任心和忠诚度;但是,年轻人却一肚子苦闷,否则不会一有风吹草动就冲上街头,其中不少人是要发泄一下。他们在台湾“起飞”后的富裕环境中长大,物质、精神都很优越,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王永庆、郭台铭的神话,等自己一路苦学走向社会,环境却变了,不仅成不了王永庆,连衣食住行都难挣回来,此时不跳待何时?


      “一直……一直……”是今年台湾选举的一句广告用语,结果成为流行语,被广泛挪用,最流行的是说时下台湾年轻人职场跳槽,“一直跳一直跳”。有的在同行业跳,比如政治大学传媒系毕业,先到报社,再跳到电视台,再跳到杂志,再跳回报社,一直跳一直跳;还有的跨行业跳槽,跳得不可思议,记者认识一位台北姑娘,毕业应聘到区政府任行政企划,过一年再见她成为一个银行的活动企划,后来又当了幼儿园老师,后来又去卖房子……一直跳一直跳……

 


 


       据日前的最新统计,年底前欲转职跳槽者占企业应征者的36%。换言之,打算跳槽的“骑驴找马族”,成为主动应征人数增长的主要推力。


      大学毕业挣多少


      低薪、什么都涨薪水不涨已经在台湾被骂了几年,一说2.2K,谁都摇头叹气,2.2K即2.2万元新台币(台币:人民币约为4.7:1),是初入职场月薪的行情,如果吃住都在家里还好,如果是异地就业,扣除房租、交通费,2.2K在台北要精打细算才能过一个月。记者一位工作了二十年的朋友,也算一位坐办公室的白领,某次晚餐夜归时,才知道她在台北闹市上班,却住在桃园,比机场还远,见到记者一脸不解,她无奈地说:“台北房子太贵。”“可是你上班太远了,交通费也是钱啊!”她说:“怎么也比房租便宜啊。”


      一位2008年工作的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月薪起步价就是2.2K,他说:“当时我想,英雄不怕起步低,我努力,等着加薪。后来做了一个漂亮的工程,老板给他加薪4%,令他大感失落。继续熬着,在这个过程中娶妻成家,咬定牙不跳槽,结果月薪升到4万时,老板开始挑刺,而且抓住一个理由炒了他。”他说:“我父亲在一个大企业干了一辈子,从小弟一步一步升职,养大我们3个孩子,虽然工作很辛苦,但他知道只要好好做,一定能出头,就算碰到经济不景气,老板也一定顾及老员工的情分。我也想走父亲的路,结果呢?不如当初早点找机会跳槽。”


 

 


      不同于传统产业的靠经验、靠熟人,现在不少职位靠的是创意和新鲜度,因此,那些死钉在一个岗位上节节攀升的方式有点过时,就算你不跳槽,当你不能再带来脑力激荡的新想法、上升空间越来越小的时候,加上每年一大堆的毕业生的挤对,不被新人挤掉就算你幸运了。


      企业文化渐冰冷


      薪水低、没前途,令年轻人跳槽成本很小。“反正已经这么低了,还能差到哪去?换换试试。”一位学手机软件APP编程的毕业生认为自己的专业很新,所以面试时开出月薪3万元新台币的条件,结果被主管不屑:“你去最大的公司,也没人给你这个薪水。”他虽然接受了这个工作,但只干了一年就跳槽了。据台湾一家人力资源公司调查,近一半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时都抱着“先求有再求好”的心态,对薪水、前途都不满意。如此这般,稍有机会就会跳槽。


      不仅年轻人,记者认识一位台湾某媒体的资深记者,在一家报社工作了十多年,最近竟也跳了槽。他跳槽不关乎薪水、职位,而是因为“在工作中得不到尊重”。他吐露心声说:“过去的老板翻开报纸看到好新闻,会打电话把记者叫到办公室,摘下手上的劳力士送给记者;走在楼里,他叫得出一个小记者的名字。大家一起用生命跑新闻。我们不仅为钱工作,也为了新闻、为了成就感,为了报社。如果只把我们当成狗仔、业务员,不尊重我们的个性、特长和价值,这样的环境不值得留恋。”

 


      的确,现在企业文化中的人情味儿已经日渐远去,台湾人过去爱把董事长叫成“大家长”,既然是“大家长”,除了工作,也会顾及一个人的情绪、生活、前途,企业中“家”的概念令员工心生归属感。而现在只用赢利、奖惩说话的所谓现代管理模式,却极易利来则聚,利尽则散,使人轻易跳槽。还有一个原因是,文化也需要用钱营造。经济不景气,企业最先砍掉的是文化建设费用。比如台湾一家报社曾经建有一个花园式休养所,过去用于报社的联谊、记者休假,现在却改为对外经营,与记者无关了。老板为企业运营忙得焦头烂额,指望他和员工谈笑风生、体察员工之需,这要求也许有点高了。


      跳槽究竟谁之过


      虽然跳槽在台湾职场已成流行,但当事人还是要承受压力,一直跳一直跳给家人不安全感,而且多数人没可能越跳越好。有的受新工作的高薪诱惑,跳了以后才知道数字下面有陷阱:休假、加班费全没了。还有人的确拿了高薪,但工作业绩却达不到目标,要承受老板的白眼和随时走人的风险。如果到了40岁还在跳,再求职会被打上问号,跳得不那么轻松了。


      从社会来看,跳槽不利于行业的人才积累,毕竟不少行业还是需要熟能生巧,如果没有相对稳定、成熟的劳动力阶层,行业也很难健康发展。


 


      因此,社会的主流意见还是鼓励年轻人学以致用甚至卧薪尝胆,不要盲目追求高薪,也不要随意转行。但台湾一位大学教授苦笑着给记者分析:“我们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就是成功学,冲成绩、升学,学习为了找个好工作,找好工作为了成为有钱人,大家都要把孩子培养成‘师’,医师、教师、律师,谁告诉过孩子热爱和梦想?谁培养过孩子坚忍和责任?等到他工作了,成为有钱人无望了,你再要求他为了梦想努力,吃苦耐劳,这不是强人所难吗?现在年轻人盲目跳槽根本就是教育的恶果。”


      教育就业不配套


      此外,台湾大学科系设置也和就业脱节,在台湾有一个说法:“2014年的10个职业,2004年还不存在”,但是,没人认真分析就业市场,令教育、生产资源有效组合。不少工程师已经失业了,高校每年仍在输送着工程师;不少博士已经“流浪”了,各机构还在四平八稳地招收着博士,而新增长的职业教育却只靠业余的补习班填空,传统行业的职业教育也不受重视,结果是,年轻人苦读之后抱怨低薪,不少企业却抱怨就算高薪也找不到合用之人。


      在功利和脱节的教育下,年轻人就业单纯为生存,不在乎能力的提升和品性的磨练;企业对员工也简单使用,担心用心栽培后“被跳槽”,这使劳动力市场进入恶性循环,员工和企业都有一定程度的扭曲。这种扭曲还扩大到家庭与社会,啃老、不婚、不育、以发泄代替建设……年轻人满怀苦闷的同时,又制造了家庭和社会新的苦闷。所以,跳槽不仅是年轻人的问题,也不仅是就业市场的问题,它集结了各种矛盾,在低薪的瓶颈里找不到出路。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