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画长廊 >

“巡回画派”盛极一时 如今唯余空名?

时间:2016-05-08 16:50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尤勇 点击:
历史上各个画派的名字都有典故,巡回画派作为一个艺术流派的名字,因其展览方式而命名。这是一个与绘画主张非正相关的名字,很难透过“巡回”二字来知道整个画派的倾向性。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巡回画派”盛极一时 如今唯余空名?

 

 
 

      展览:俄罗斯油画名家艺术作品展

      地点:中国油画院美术馆

      时间:2016年4月23日至5月8日

 


 


      晚清的中国笼罩在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割地沙俄的余悸之中,整个世界被工业革命催入新纪元,法国大革命震彻欧洲秩序,《共产党宣言》和《物种起源》在两希文明的欧洲上空盘旋,欧亚大陆的心脏仿佛都嗅到惊惶将临,怦怦直跳……


    把“巡回派”放回一个更大的时空


     人心悸动带来政治的变革,也直接表现在了绘画上。从罗马帝国继承希腊遗产,到受迫害的基督教反统罗马,再到帝国东西两分,天主教与东正教的文艺渐行渐远。自文艺复兴后,地中海北岸绘画的观感直逼肉眼亲见,而拜占庭的遗腹子在东边的俄罗斯大地上发旺。西边是嘈杂的诸神争闹,东边是神圣的绵长冗赘。

 


无题 亚历山德罗维奇 1950    摄影/黄亮


     然后,俄罗斯统治者自觉落后,开启全盘西化,建筑、绘画等艺术统统效法西欧列强,古老的拜占庭基督教传统为之一惊。谈沙俄,必先知西欧,俄罗斯面貌的根基并非发自本土,变革络绎不绝,图强的俄罗斯嗷嗷待哺。而西欧人是自我中心且乐观的,直到理性代替信仰而带来绝望,才向远处一瞥,望见东方。此时,艺术的中世纪、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都翻篇了,巴比松、印象派、后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纷至沓来。但在这一系列接踵而至中,古老的师徒手传逐渐淡褪,18世纪以后的“学院”寿命似乎更长。而且,文艺形式的传播,还有热钱注入。巴黎、伦敦的学院开始组织年度展览会,展览、热钱与成功绑在一起,壮观而做作的作品压倒单纯真诚作品,其危机直接导致了绘画题材的爆炸。资金来源的改变是欧洲绘画变革的重要因素,两希文明的既定题材渐渐失宠,艺术家像一群脱缰的猎狗,向四面八方寻野兔去了。至此,欧洲绘画主题随着政治变革完成了一次彻头彻尾的颠覆,由权力中心转移到了权力边缘,画家从受雇方演化为命题者。到了19世纪,作为文艺心脏的法国,学院派、巴比松、印象派、后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几乎无代际地出现。


    俄罗斯艺术巅峰的“三个代表”


     沙俄在这段时期也创造了他们文艺的巅峰。其三个代表就是:音乐上的强力集团、文学领域的黄金时代、绘画上的巡回展览画派。


     俄罗斯的传统之根是东正教,绘画传统乃是拜占庭圣像,以肃穆神圣的基督教主题为脚本。至今,以东罗马帝国正统基督教自居的俄罗斯,圣像画的体用未变。巡回画派的许多画家初学的并非油画,而是圣像画。那么,为什么我们谈到俄罗斯绘画的时候,总是更多关心它的现实主义呢?俄罗斯的油画与西欧是否属于同一文脉?此在的你我缘何要了解彼在而高远的俄国遗物?


     世上最难谈的便是画与音乐,因为作为语言,它们本身是自我解释的。最下策是看文字介绍,看画册和网页次之,最佳的办法是亲自去“会面”。

 


《里海的清晨》 特卡乔夫     摄影/黄亮


     关于巡回画派的历史,中文有许多绝版的著作,高莽先生的《俄罗斯美术随笔》、维尔日宾斯卡娅的《俄国巡回展览画派》译本、奚静之著《俄罗斯苏联美术史》以及梁斯柯芙丝卡娅著的《列宾评传》。如果有一天您可以亲临俄国,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博物馆,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是这一段美术史的宝库。


     论巡回画派的影响,从欧美各大美术馆藏品可以看出,他们几乎无视这段历史,甚至有意避而不谈。一方面,俄罗斯当局严格控制巡回画派作品出境,另一方面,作为老师的西欧也无暇无兴顾及自己的弟子。不过多年前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倒是为巡回画派做过一次大型回顾,对于掌握话语权的欧美来讲,也算是一次迟到的正名。


     一群“逆子”成就了正统

 

     对俄罗斯自身而言,列维坦、列宾、苏里科夫、谢洛夫等创造的历史至今无从超越,但这一段高峰却发端于一场偶然的对峙。


     沙俄自1789年建立圣彼得堡艺术学院以来,师法师意,以两希文化题材为毕业创作一贯的主题。突然,1863年11月9日,以克拉姆斯科伊为首,发生“十四名学员暴动”,为了题材自主与学院决裂的毕业生们成立了“圣彼得堡画家公社”,以车尔尼雪夫斯基在小说《怎么办》中描绘的画家组织为蓝本,也成了俄国历史上第一个独立的美术团体。但7年后,克拉姆斯科伊叫停了“画家公社”。米亚索耶多夫制定了巡回画展协会的章程,提出在俄国各市举行画展,便于销售、宣传。


     相比印象派等流派,巡回画派算是长寿的了,它从1870年起到1923年的五十余年间举办了48场展览,巡回派的画家们都曾游学西欧,也与俄罗斯文学、音乐、戏剧相共鸣。当年的“叛逆”留下的遗产又回哺美术学院,成为曾经与他们决裂的学院的正统血脉。列宾美院曾叫帝国艺术学院,如今连名字都被巡回画派占了。总之,巡回画派之于俄罗斯,正如文艺复兴之于意大利一样,是一座巨山,绕不开。

 


《肖像》 马尔加林 2010     摄影/黄亮


     有意思的是,巡回画派作为一个艺术流派的名字,因其展览方式而命名。历史上,各个画派的名字都有典故,有些以贬义始褒义终:如巴洛克,原意为形状古怪的珍珠,指其缺乏古典主义均衡性,是以文艺复兴周正之风为本位的相对贬低,而后才渐渐被人接受正名。又如印象派,原是指责其浮皮潦草,如今却是绝对享誉的鼎鼎大名。巴洛克或印象派画家并不自觉自己是在丢弃均衡或者胡乱涂鸦,但巡回展览画派非常清楚自己的画明年要去哪个城市展览。这是一个与绘画主张非正相关的名字,很难透过“巡回”二字来知道整个画派的倾向性。


     中国油画曾经“画必谈俄”

 

     对远东的中国而言,俄强华弱、欧盛亚衰的当年,中国痛而师夷之长技。从近当代的油画艺术看,徐悲鸿带来了巴黎没落中的学院系统,留苏的一批画家又引入契斯恰科夫教学体系,马克西莫夫带来马训班……诸流汇成如今中央美院以及附中的教学传统,然后托北京政治文化传播之中心地位进而影响全国,时至今日,脉势减弱而未曾断。


     眼下,中国学生几乎“占领”了涅瓦河畔的列宾美术学院,但对国内的影响远不及求知若渴状态下的五六十年代。另外,上文提到的关于俄罗斯美术的中文书籍绝版,译本停印,也从侧面反映出俄罗斯油画影响的势弱。比起“画必谈俄”的上个世纪,如今国内的议题早已转移。对于熟悉苏俄艺术又对油画事业做出基础性贡献的老一辈画家来讲,大势已去是一种情伤;对于中年油画家来讲,苏俄传统转而被欧美代替;对于年轻人来讲,可能只剩追慕列宾等人的空名了。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