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社会广角 >

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

时间:2006-12-25 02:50来源: 作者: 点击:
 
                    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
  
        对很多人来说,福建莆田东庄无疑是个陌生的地名。但两组数据可以凸显东庄镇的优势:全国至少80%以上的民营医院是东庄人创办的:莆田秀屿区在全国各省市从事医疗行业的企业共有1万家(东庄镇占93%),资产总数达360亿元,年营业额3050亿元,员工总数63万人;在外医药和医疗器械生产企业500家(东庄镇占80%),资产总数25亿元,年营业额50亿元,员工总数5万人。东庄人已掌管了中国大多数民营医院。
        东庄人的“能耐”为何如此之大?
        
闷声大发财的东庄老板们
        外地人初到莆田东庄镇,几乎都会被东庄镇的豪宅所震惊。
        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好房子.绝大多数都是到外面去包医院的人建的。许多房子的面积超过了l000平方米,有40个以上的房间,造价要数百万元。有人为了老人行动方便,还在家里装了电梯。”
        但是,这些豪宅几乎没有人住。林姓老人告诉记者,“有点力气的、能走得动的壮年男人几乎都出去搞医院了,要么自己办,要么帮亲戚干事。”
        但最让外地人震惊东庄之富的,还是东庄人过春节时的盛况。届时,东庄在全国各地办医院、承包诊所的老板都衣锦还乡,利用这段时间亲友聚会,或同行之间总结经验、招聘人员、结识新生意伙伴等等。
        那时候,全国数以百计的医疗器械厂家和药厂都会蜂拥而至莆田东庄。
        春节前后的东庄镇,最吸引眼球的还有名车靓女。医疗富豪们带着数以百计各种款式的名车,回到东庄,开着车互相串门。
        
东庄游医“鼻祖”陈德良
        东庄镇的富裕只是最近20年的事情。
        在改革开放前,东庄一直是莆田地区贫穷的代名词。
        这个缺水、少地、土地盐碱化的滨海小镇,镇民们一直为生计而奔波。乡村医生陈德良的一张偏方,彻底改变了东庄人的命运。
    陈德良1950年12月出生在莆田东庄镇,和当初的许多性病游医比起来,陈德良还是有
医学基础知识的。陈的祖父是当地中医,陈德良年少时就看过一些中医方面的书籍。
        “文化大革命”后,不到20岁的陈德良,在当地当起了“土医生”。改革开放后,陈德良凭着仅有的那点医疗知识,他走出东庄到全国各地闯荡。上世纪80年代初,陈德良在广东拜师学艺期间,师父把一个治疗皮肤病的祖传秘方交给他,陈德良用这一秘方为不少皮肤病人治好了病,他一下子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名医”。
        陈德良赚了大钱之后,并没有忘记他的穷乡亲和亲戚们,许多人前来拜师,他收了8个徒弟,基本上都与陈德良沾亲带故,其中之一就有詹国团。
   
性病游医走遍天下
        从此以后,治疗皮肤病的秘方就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了,8个徒弟各自又收了徒弟,皮肤病秘方就在东庄镇迅速而广泛地传开了。贫穷的东庄人终于找到了致富捷径。
        经过几年行医之后.东庄人发现,医疗界的另一新兴领域——一性病市场越来越
大,转做性病行业更加赚钱。陈德良告诉记者,“到了1990年前后,当时社会上卖淫女之类的开始多起来,性病市场前景很好,当时的国有医院很少有人愿意去治这个病,也不敢打广告,国家有这个漏洞,老板们就投机倒把搞进去了。”陈德良笑着说。
        1998年和l999年,是全国媒体和公众对莆田性病游医最为关注的年份。
    1999年5月24日,太原《都市生活》周刊派出大批记者,对性病诊所集中的近十条街道进行了拉网调查,共统计到专治和兼治性病的大小诊所214家,其中,仅在火车站附近就有28家.服装城附近的双塔北路一条不足300米的巷子就有9家。加上全市的街巷,估计性病诊所至少在400家以上。性病诊所超过了米铺。
        1999年5月14日.按照广告上刊登的地址,两位健康的记者来到山西机床厂医院暗访。一个穿白大褂的“大夫”用放大镜看了看“患处”,然后在诊断书上写着:念珠菌龟头炎,要赶紧治疗。
        接着,两名记者走进太原市康复医院,被一个老“大夫”诊断为“急性淋病”,并让女护士注射220元一针的“进口药”,记者再三推脱。最后被迫买了一盒价值65元的“特克淋梅”。该药被太原市药检所判定为三无假药。
        在山西省皮肤病性病防治所.“大夫”又诊断记者患了“非淋菌性尿道炎”,“可能引起不育”。他说,治好这个病最少要半个月,要花几千元。
        后来证实这些游医就来自莆田。
   
莆田詹氏的医药帝国
        政府主管部门严辞通报、全国多家媒体曝光报道,在1999年,许多人都以为,东庄的性病游医们估计要远离医院了。
        但事实恰恰相反。之后的几年,中国的民营医院大部分掌控在了东庄人手中。
        7年之后的今天.东庄人不但没有从中国医疗领域销声匿迹,反而低调加速扩张。莆田的《湄洲日报》报道说,东庄镇有2.1万外出人口,在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从事医疗行业,经营医院200多家。据估算,全国现有上规模的民营医院约80%为东庄人所有,固定资产300多亿元,行业年创利润l3亿元。以詹国团为首,詹国营、詹玉鹏、詹国连、林宗金等为骨干的莆田游医集团,是莆田游医的中坚力量。
        陈德良对这一说法作了澄清。他告诉记者,“实际上詹国团和詹国营、詹玉鹏、林宗金他们并非是传说中的师徒关系,只是同为一家公司的股东,只是股份的大小不一样而已。”
        这几个曾从同一个公司出来的掌门人和骨干们,目前连同他们的嫡系,已经成为中国民营医疗界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
        而他们三人都把上海作为重要根据地。詹国团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中屿投资集团,根据上海市工商局的工商资料,该企业仅注册资金就达一亿元人民币,詹国团、詹国连和詹国营都是股东,詹国团相对控股。这家公司拥有至少18家民营医院和托管医院,28个法人实体。詹国团还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新加坡中屿国际医院管理集团,在许多场合,中屿系经常以新加坡外商身份出现。
        面对在外做得越来越成功的民营医院老板们,莆田地方政府也把他们作为招商引资的重要对象,突破口是医疗器械业。
        2006年l月份,沪上热播栏目——“财经郎闲评”曾播出一期关于福建莆田人詹国团兴办民营医院的节目,但开播当晚便遭停禁,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导致该栏目停播。
        “他们搞定了多方官员,这是继厦门远华案后最大的腐败案。”“郎监管”一脸严峻。
        天花乱坠的广告,不规范的医疗行为,民营医院的“信任危机”已显得积重难返。
        除了参办医院,詹国团们还将触角伸向了上游的医疗器械、医药物流等产业,大
有将整个产业链的利润揽入囊中的态势。对此,上海打假医生陈晓兰说:“这太恐怖了。”
        中国的民营医院至今日已走过了约20年的历程,“郎监管”并不看好詹国团们
的前景。
        “如果这些莆田人真的开始规范经营,您觉得能洗清原罪吗?”记者问。
        “这个假设性太强,我不想对他们提任何建议,就事论事。”
         郎咸平表示:“我们都是没有权力的人,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呼吁,让有权力的
人来介入。”
   
                 《嘹望东方周刊}2006年第46期  朱国栋/文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