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纵横 >

志愿军司令员、开国上将邓华落难的日子

时间:2012-11-08 01:16来源:北青网 作者:邓穗 点击:
太平本是将军造 哪有将军享太平 邓华(19101980),湖南省郴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湘南起义。此后开始他的戎马生涯,参加了土地革命、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后来成为志

太平本是将军造  哪有将军享太平

 


 


  邓华(1910—1980),湖南省郴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湘南起义。此后开始他的戎马生涯,参加了土地革命、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后来成为志愿军的第二任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其后任沈阳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庐山会议后被打成“彭德怀军事俱乐部”成员离开军队。1977年重返军队,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1976年夏的留影,前排右一为邓华,后排右一为邓穗

 

  讲述人邓穗:邓华之子,军事科学院副研究员。


  1977年7月,邓华出席了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他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这是他沉寂十多年后第一次在北京公开露面,被敏感的西方记者捕捉到,8月5日,邓华被正式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西方记者分析说,邓华的复出意味着中国军方新动向。

   相对而言,很多中国人对此并没有这么敏感,甚至对于这个人并没有更多的了解。因为1959年,他被打入“彭德怀军事俱乐部”的名册之后,转业到地方。几乎一夜之间,邓华消失了。他的名字从史书上被删除,他的照片也从博物馆的陈列室被取下。曾经功勋累累的战将变为名不见经传,以至于人们知道解放海南岛的战争,却不清楚总指挥是邓华;知道抗美援朝、知道上甘岭战役,却不清楚志司的第一副司令员、上甘岭战役的指挥者也正是邓华。而跟邓华交过手的美军则对邓华进行专题研究,台湾方面对邓华这位打胜了渡海战争将领的研究也是颇为认真。

 

从白山黑水到天涯海角    毛泽东把解放海南指挥重任交给邓华

 

  作为一位戎马倥偬的将军,邓华的代表性战役无疑是解放海南岛和抗美援朝了。邓穗说,1979年,恢复部队工作不久的邓华,在他出行的第一站就是让邓穗陪着重返海南。“虽然那时父亲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但他的心愿还是想到海南看一看。在三亚,当时部队列队欢迎,父亲虽然走路很慢,但我仍能感觉到他当时心情一定是很高兴的。”

  1949 年10月 14日,四野第15兵团刚刚解放广州,毛泽东就把目光投向了海南岛,并把指挥重任交给了15兵团的司令员邓华。由于南下时48军留在了赣南,44军要卫戍广州和在广东剿匪,参加解放海南岛的15兵团部队就只有43军。四野首长临时把12兵团的第40军调归15兵团指挥参战。这样,邓华的第十五兵团指挥部,就成了渡海兵团的指挥班子,统一指挥40军(军长韩先楚)和43军(军长李作鹏),并在琼崖纵队配合下,准备渡海作战。

 


邓华对渡海作战进行战略部署
 

  当时,国民党设在海南岛上的海南防卫司令部,海陆空三军总兵力约为10万人。配备有各型舰船、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输机,有海峡的天然屏障,又占据着海空军优势立体防御。国民党琼崖保安司令薛岳用他自己的字号“伯陵”将这个防线命名为“伯陵防线”,期望能够长期固守,与万山群岛、台湾、金门、马祖、舟山数岛,构成一条封锁大陆的锁链。

  而邓华所率领的这支部队,从长白山、松花江,经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从北到南,一直打到雷州半岛。很多战士甚至从没有见过大海,海水溅到嘴里才知道原来它是咸的。这仗该如何打,该如何渡海,官兵心中难免有所疑惑。邓穗说,“父亲当时在部队提出了‘把陆军练成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口号。各部队从熟悉大海开始,学习在海水中游泳,练习海上乘船,摸索经验,使干部战士迅速克服晕船呕吐,适应乘船。”

 

不同意毛泽东一次运送一个军的建议  邓华改为分批偷渡并延后总攻时间

 

  当时正在莫斯科的毛泽东多次发来电令:“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攒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必须研究金门战斗失利的教训。” “请令邓(华)赖(传珠)洪(学智)不依靠北风而依靠改装机器的船这个方向去准备,由华南分局与广东军区用大力于几个月内装备几百个大海船的机器,争取于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


 

  邓穗:“这是因为,此前不久我军刚刚在金门一战中因为不熟悉渡海作战而失利。而海南岛隔海距离比较远,比攻打金门困难更大。参战部队一无渡海作战经验,二无机械化渡海工具,三无空军海军支援。没有海军运输舰艇,更没有空军飞机用作空降,就连木船这种原始的渡海工具也非常缺少,比较大的渔船都被国民党军掳到海南岛去了,去香港也没买到登陆艇。”

  “我父亲常常敢于根据战场实际情况,提出与上级的指示不同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意见。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三次战役行动中,针对林彪的命令,作为四野7纵司令员的邓华曾经很有胆识地提出了三次不同的建议。特别是在平津战役中对林彪的先打塘沽后打天津的指示提出异议,提出先打天津后打塘沽的建议,被林彪采纳了,在战场上也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这一次他也在渡海时间、渡海工具、渡海方式三个方面提出自己的见解。他认为,要做到一次运载一个军渡海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当时无法弄到一次能运载一个军的船只,并且还没有渡海作战的经验,琼州海峡比金门与大陆的海上距离大几倍至十几倍,最近处就有30 公里,最远处甚至超过100公里。鉴于此,父亲决定把美军十轮大卡车的发动机装到木船上,架上炮,装备成土炮艇,征集木帆船作为主要的渡海运载工具。根据实际情况,父亲最后决定实施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大举登陆相结合’的战役作战方针,先期的两次偷渡,不仅积累了渡海的经验,也跟岛上琼崖纵队会合,加强接应的力量。渡海的时间也建议实事求是,延后到农历年后,我们准备充分时。这些报上去,军委都同意了。”

  “1950年4月16日19时30分,父亲一声令下,渡海兵团万舟齐发,在敌人海军、空军的拦截攻击下,用双手摇着古老的木帆渔船飞渡琼州海峡。这次木船打军舰的海战,也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不得不说的是,红军长征时期,薛岳曾指挥过国民党军队围剿红军,这一次我们总算是报了当年的仇。”

  毛主席曾经说,如果海南战役晚打一个月,海南就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台湾。当时解放海南,是在咱们的南大门——那是一个岛链啊:台湾、金门、海南,就把咱们南边给关住了。现在南海有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海南解决了,等于是我们有了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南大门就保住了。它不光是一个小岛,战略位置重要,是南海屏障。

 

取代黄永胜重返东三省、指挥志愿军   毛泽东对邓华说“你去了我放心”

 

  邓穗:“海南岛解放一个多月后,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毛泽东主席提议组建东北边防军,戍守边防并且准备随时应战。开始想想调任过去的几个人因为各种原因都到任不了,就准备调军委的战略预备队38、39、40军北上布防。这三个军当时属13兵团,司令员是黄永胜。军委开会时,觉得黄永胜作战不如邓华,就把我父亲从15兵团调来指挥这个部队,出任东北边防军第13兵团司令员。我父亲就又从南方到了东北。”

  “我父亲去世后,我整理他的资料时看到,当时东北边防军组建、训练、准备,都是向林总汇报,还是按照四野‘一点两面三三制’那一套进行训练、准备。”

  “后来彭总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实际上前期的几次战役等于是一野的彭总指挥四野的部队,兵团部改成志愿军司令部。我父亲为第一副司令员、副政治委员、党委副书记。在朝鲜战场中,彭德怀多次说父亲作战勇敢,细心,出了些好主意,是个好帮手。毛主席也多次接见父亲,听取前线的战况,甚至还说‘你去了我放心’这样的话。其中一次召见时,我父亲还向毛主席建议,由军委通盘安排全军轮流到朝鲜,通过实战学习与高度现代化装备之敌作战的经验。毛主席很赞赏,说朝鲜战场好比是个大学校,也好比是个大演习场。”

抗美援朝期间在志愿军总部

 

  “朝鲜战争的第1-5次战役结束后,彭老总因病回国治疗,病愈后主持军委工作,父亲任志愿军代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全面主持志愿军工作,1954年任第二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在朝鲜战争的关键时刻,父亲上书毛泽东,建议进入阵地防御坑道战。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和全线性战术反击作战就是我父亲指挥的,毛泽东对‘全线性战术反击作战’给予很高评价。在10月24日电报中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须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因为志愿军司令部被炸,毛岸英遇难,很多人觉得似乎是个偶然事件,实际上志司七次转移,九次挨炸。到哪儿,一架电台——那会儿美军已经有电子侦察了,电台一工作就被发现了,所以走到哪儿炸到哪儿。前几年洪学智还在世时,我去看他,洪伯伯还说:我跟你爸爸在一个房间里,有一次他回来晚了,睡觉就睡死了,敌机轰炸的警报他就没听见,我硬把他拽起来,我们进了防空洞。等回来再看,我们那屋的行军床,被打得全都是洞。”

 

被定了“七大罪状”被说成“有野心”   庐山会议后随彭德怀落难

 

  庐山会议之后,1959年8月18日至9月12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中南海举行。参加人员除了中央军委委员外,还有各大军区主要负责同志、各野战部队主要领导等人,到最后有508人参加。这也是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军委扩大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邓华和洪学智、万毅、钟伟等人被划为“彭德怀军事俱乐部”的主要成员,他们被称为小“彭黄张周”。军委扩大会议最后一天,宣布对邓华的处理是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就此免去了他副总参谋长和沈阳军区司令的职务。

  邓穗:“当时庐山会议开了以后,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已经被批判。回来,林彪又主持开军委扩大会,‘彻底肃清彭德怀在军队的影响’。当时说彭老总有个‘军事俱乐部’,这得有人呐,就把他们几个装进去了,邓洪万钟,也批起来了,一块儿就给撸下来了。”

  “我感觉,我父亲落难,其实主要就是因为跟彭总关系好,但是究竟如何,他在会上被批判这个变化是怎么发生的,实际上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与彭德怀(中)陈赓(左)在朝鲜战场
 

  “这次会议,开始时分成十四个组,我父亲是沈阳军区司令嘛,还是小组召集人。开始批彭总,批来批去,也不知道怎么就把他们四个给装进去了,也批起来了。后来编成两个组,集中批斗,他们一块儿就给撸下来了。到后来给他平反时,我们才知道,当初给他定了七大罪状,但是材料既不给本人见面也不听本人申诉,这七顶帽子压了他二十年。”

   “从父亲那儿,我没得到答案,就很注意其他的旁证材料。吴法宪当时是空军司令,我看了他的相关回忆材料,说会议开始是批彭,批着批着,不知为什么,把邓华也拉进来批了。他就说,当时有人批邓华有野心,说他当时只是沈阳军区司令员,但是他提出来要建全军的战役机动部队。”

  “那会儿,说你‘有野心’就不得了了。但是现在看起来,那是正确的,从现代战争来看,就是要集中精锐,建立快速反应部队。所谓有野心,其实那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嘛。”

  “前几天,我们几个四野的后人一块儿吃饭,也聊到这个军委扩大会的事儿。那天也有洪学智的女儿,我说我父亲1980年很早就去世了,你老爸还在台上呀,他复出后当了军委副秘书长,有条件可以查查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谁说的?主席说的?还是林彪说的?怎么就把你整了?她说:我父亲没有去查过。”

  “后来我想,也可以理解,他们那代人就是那样,不计较个人,挨了整,过去也就算了。”

 

下放四川十七年    邓华:太平本是将军造,哪有将军享太平

 

  军委扩大会议后,邓华被送回沈阳,继续接受批判斗争。中央军委还派出一个三人批邓领导小组在沈阳坐镇。1960年5月,给邓华在四川省安排了一个副省长的位置,主管农业机械。据说,毛泽东说过一句话:邓是彭的人。但是,邓与彭是有区别的。

  那时的邓穗也就十来岁,对于父辈的沉浮也不可能知道太深,留在他的记忆中的,只是生活表面上的变化,“我就知道我们家从沈阳到北京待了不到一年就到四川了。到四川之后父亲就把原来穿的那些军装——那些他这么多年穿的黄军装找出来,都让我母亲拿到洗染店里染成黑色,连帽子也染了。”他还记得,父亲给他们这些孩子的家训是,自己要有一技之长,不要靠父母;要夹着尾巴做人。

 


下放四川时所抄录的毛泽东诗词
 

  “我父亲这一落难,到四川一下就是17年。我想呵,那么多年打仗时出生入死,到了和平年代把你撸下来,弄到四川当一个分管农机的副省长,你说这人气不都气死了?他怎么自己给自己做工作?我父亲说:‘太平本是将军造,哪有将军享太平’。你想想他当时说这个的心情,可以想象,其实他心里承受很大的压力。”

  “但工作呢,还是非常认真。其实当时四川有主管农业的书记,管农业机械厅的厅长是省委常委,实际上父亲不过是个挂名的副省长,你就靠边就算了嘛。他还很认真地去学,看那些书,什么《发动机构造原理》、《拖拉机驾驶员手册》、《农业机械化讲义》。他学会了开拖拉机、使用脱谷机、插秧机。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他有时候会带我去农机厂。他还翻山越岭到各个县去看,父亲到四川的头三年就走了150多个县,几百个公社,写了很多的调研情况汇报,还有规划、措施,他身边的小本上记了大量的资料和数据。就是他还是以前的作风,深入基层去解决问题。当时省里领导在大会上说了,邓副省长来四川时间不长,结果他去下边跑得最多,了解情况深入细致,其他的领导也要多下去看看。”

 

与彭德怀近在咫尺却再没相见   毛泽东点名解放了邓华

 

   1965年彭德怀到四川工作,担任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被安排住在永兴巷7号,而邓华的住所在前卫街44号,相距不过十几分钟的步行距离。但是他们没有见过一次面,连偶遇都没有发生过。

  “我们家人,还有父亲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往事的时候,最不愿意触及的就是‘文革’那些年的日子,那一段真可以说是沾着血和泪的最深的创伤。批斗、陪斗、抄家、劫掠、关押,人格凌辱……妈妈也被关押起来,我们这些孩子也被办了学习班。有一次我父亲被不知哪一派的红卫兵小将抓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他被抓到哪里去了,好几天没有下落。后来我妈说,没办法了,这事只有去找梁兴初了。当年在朝鲜战场上,梁兴初是38军军长,这时候在四川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后来是他去找红卫兵的头头,说这是我的老首长,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为祖国和人民立下赫赫战功,你们必须要把他交出来。这样才找到了父亲的下落。”

  曾有一位前志愿军战士在某次批斗会上看到了他的司令员,禁不住泪如泉涌。邓华彼时正和李井泉、廖志高、杨超、赵苍璧等人坐在地上,邓华的胸前被挂上一块大木牌子,上面写着“反革命分子邓华”,在“邓华”二字上面还画了大红叉。

  1968年10月,邓华又一次在家人眼里“失踪”。去打听,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其实此时,邓华正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十二中全会。据说原因是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被定为“叛徒”、“特务”、“里通外国”和“有历史问题”的竟达到总数的71%。根据党的组织原则,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要超过半数才能有效,因此决定“解放”一批中央委员。这时候,毛泽东提到了邓华,于是邓华就成了“解放”干部。

  “‘文革’之中有多少文人一气之下跳楼了,跳河了,我想父亲能挺过来,是因为他毕竟经历过战争。他说‘哪有将军享太平’,自己给自己做工作呗。但是父亲叮嘱妈妈:少给孩子们讲,他们太年轻,暂时还理解不了这种复杂的斗争,否则会影响他们对党的感情。”

  “到了‘文革’后期,社会上已经有些议论,有些说法。这个我问过父亲。他说,我们对毛主席的感情,那是真的,红军时候没有主席,红军就完了。他从来没有‘主席你整我整错了’这个想法,也从来不敢有这个想法。有问题那都是我自己的原因,要检查自己。”我哥哥说他:你那是愚忠!然而他们那一代人就是那样,忠心耿耿。

 

一生只享受了十年和平日子   临终前最关心平反通知是否传达

 

  1971年林彪事件后,一些老同志通过各种渠道向中央军委和老帅们提议:让邓华回部队工作吧。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赵紫阳和秦基伟出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和成都军区司令员时,曾分别向邓华透露过:要你回部队工作,你准备着吧。

  1977年8月,邓华重新回到军队,出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中央军委委员。就跟当初去四川一样,马上投入工作,邓穗:“父亲找来很多军事著作和各种资料,一拿起书就放不下。使我惊奇的是父亲年近七旬,还能熟练地背出一大堆数字,如敌我双方作战飞机的活动半径,敌我双方坦克的装甲厚度,敌我双方火炮的破甲能力等等。我们说您这么大年纪了,费这么大劲干什么,父亲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邓华虽被安排了工作,但还没有得到平反,他一直在等待着一纸平反通知。解放军总政治部在1980年5月7日向全军发出了《关于邓华同志问题复查结论的通知》。 “经复查,1959年给邓华同志定的错误性质是不对的,不是实事求是的;对邓华同志的批判斗争和撤销职务的决定是错误的……给邓华同志彻底平反,恢复名誉。”然而,当这份报告送到邓华手上时,邓华已因病住进了上海华东医院。

  邓穗:“不幸的是就在此时,1980年的5月,父亲他感染肺炎又引起并发症,而且病情很快恶化。我急忙赶到医院,见父亲病卧在床,心里难过极了:您等了十七年,好不容易回到部队,可惜又病倒了。”

  “父亲昏迷的时候,嘴里反复说‘我就是不死,打也打不死,斗也斗不死,我就是不死’。临终前几天,父亲神智稍微清醒,拉着我的手问:‘我的平反通知传达没有?’我告诉父亲:中央军委给您下的平反通知已经在军事科学院里的大会上宣布了。父亲听完两眼湿润了,然后嘱咐我说:你记下来,感谢华主席,感谢叶副主席,感谢邓副主席,感谢党。党没有忘记我这个老兵……听着父亲吃力地说着这些,我失声痛哭。”

  邓穗:“我父亲他这一生,17岁入党, 1928年18岁时参加红军上井冈山。后来,黄洋界保卫战,他参加了;古田会议,他参加了。参加了五次反‘围剿’,长征也走过来了。抗战中,平型关战役他参加了,参与开辟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打了四次四平,打锦州、打天津,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最后又回来抗美援朝,一直打到1953年,他43岁。到了1960年他50岁时,就落难,等于他只享受了7年的和平,就给罢了官,赶出了军队。17年后重返部队,不到三年就去世了,父亲去世时70岁。加起来,他的一生实际上就享受了10年的和平日子。”

 

  供图/邓穗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161)
85.6%
踩一下
(27)
14.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