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返城史录 >

史锦萍感言:阅读伴随我成长

时间:2017-10-21 23:02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史锦萍 点击:
阅读无尽头。眼下,已进暮霭之年的我,依然老骥伏枥,“尚思为国戍轮台”,正潜心学阅古诗词赋。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在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这样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这是前苏联著名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最为经典的名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段话曾激发了多少年轻人火热的信念、坚韧的斗志啊!这段话,也始终是我人生之路自律和诫勉的座右铭。

    阅读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蹭在“书摊”
 

    很小的时候,只知道背着书包上学校是天经地义的本分,每天循规蹈矩上学、放学、回家写作业、胡同里耍玩,除了家里那个竖着长长天线的豆腐块大的半导体匣子,全然不知啥叫课外读物、业余生活。改变是从胡同口临街的小平房新搬来一户人家开始的。

    那家有6个清一色女孩,全家8口人仅靠父亲赵大爷蹬三轮车为生。恰巧,赵家老三转学和我同班。由于家境困窘,街道同意她家在临街的门口搭小棚,支上板凳桌椅,建一个小书摊,既丰富居民生活,又可以有所收入贴补家用。平日里,书摊是没有固定工作的赵婶经营,下午孩子们放学后也轮流接应。由于周围密集的胡同民宅,加之那个年代生活清苦单调,这个小书摊很得人心,花个几分钱,看报的、翻书的、聊天的,有时客满为患,赵家人忙不过来,我索性反客为主,帮着照看生意。而我自幼会打算盘,能帮忙结算往来账目,赵大爷、大妈对我的帮衬求之不得,但也过意不去,所以每每硬拽我留下吃饭。在她家吃饭,如同打仗一般,一大锅米饭、一大锅熬菜,几乎在端出的瞬间便见了底,人多气氛喧闹,抢着吃饭味真香。

    因为“近水楼台”,我可以随心所欲泡在书摊蹭书看。琳琅满目的小人书看花了我的眼,《马兰花》、《神笔马良》、《卖火柴的小女孩》、《一千零一夜》……还有封皮精美的连环套书《岳飞传》、《三国》、《水浒》、《红楼梦》等等,似懂非懂中我只顾看画面,再听大人们闲聊,倒也单纯地辨别出故事人物的好与坏,懂得了人之初、真善美。

    三四年级时,随着学校学到的文化知识的递深,我对以图片为主的“小人书”的兴趣降低了,而被当时最有代表性的书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所吸引,这两种刊物中,那些专门为小朋友创作的儿歌、诗谣、散文、漫画、卡通、时代感极强的小英雄故事连载,生动有趣、清新美妙,如同涓涓溪水浇润着我们纯净的心田,和风润物,读着它,我们小小的心灵如同被打开的一扇扇窗子,我们陶醉不已。每期新书刊出版,我总要第一时间先睹为快,翻来覆去地看,久久舍不得放下。

    童年的启蒙阅读时光,很甜很美,多少年仍记忆犹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养成了爱看书的习惯。后来,在逐步成长中,又一步步探涉其它类别的读物,名人自传、历史战争、中外名著,特别是前苏联文坛巨匠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在当时广为流传,我也深受熏陶。阅读带给我多方面的提升,阅读让我受益匪浅,阅读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人生。
 

 
 
    炕头传书
 

    1969年奔赴黑龙江插队时,除了必需的日用品,我还偷偷在箱子底层塞进了自己最喜欢的两部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牛虻》。在北大荒冰封雪冻的时节,我们白天抡镐挥锹,破冻土、凿冰层、兴修水利枢纽工程,晚上收工后,在拥挤的热炕头上,待周围鼾声响起,窗外狼嚎般的大烟炮(极强风雪)肆意拍打窗户,疲惫不堪的我还是不由自主捧起心爱的小说,挑灯夜读,沉浸在阅读的天地。随着书中故事情节的起伏,我甚至会忽而喜形于色、忽而泪洒衣襟,跟随主人公的足迹、境遇而心绪跌宕起伏。仅有的两本书,书中主人公那种感天动地的情操、坚韧不拔的意志,连同我自己激荡的内心,我会陷于某种情绪而久久不能自拔……我把我阅读的所感所悟,清晰地记录,写在了笔记本上。深夜,一觉醒来的室友发现了我的秘密,第二天就追着让我“讲讲、讲讲”。我绘声绘色的还没讲完,大家已经迫不及待抢着要我的书看。书少人多,排号轮候,一人还没读完,另外的人就急夺了去……每天晚上,炕头上找书、藏书,成了我们宿舍最热衷的“游戏”,兴致高时,一人站起激情朗读,炕头上南北两排听众披着被子默默无声。再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其它宿舍的知青都知道我有两本书,纷纷前来央求借阅,很遗憾,那两本宝贝书就径直传播走了,再也没有回到我的手里。而《牛虻》作品中最后的死亡告白“不管我活着,还是我死去,我都是一只牛虻,快乐地飞来飞去”竟成为知青们见面打招呼的口头语,持续了很久很久。
 

 
 
 
    添味生活
 

    回城后,开始人生的另一个起点。人已近中年,上下老小,一度辛苦斡旋奔生活,还要迎头赶上时代不掉队,又值全面改革开放的潮涌,工作事业日益担子重、压力大,还要拼命的求学历、考职称,忙忙碌碌、机械前行,却总感到生活缺少了什么。令我振奋和欣喜的是,文学创作冰封解冻了,百花盛开的春天来到了,不论是武打、言情、哲学、历史,书店里应有尽有,我终于又可以肆无忌惮地徜徉在阅读的海洋中,尽情享受静夜抚卷的如痴如醉——曾经痴迷地浸透在金庸、古龙、梁羽生作品的江湖门派招式里;又曾沦陷在三毛、琼瑶作品的缠绵情愫中难以自拔;也曾经刻意探寻现代职场里那些翻云覆雨的诡异权术;又曾经被新奇军事题材的现代铮骨硬汉“特种兵”所迷醉、所折服。

    阅读无尽头。眼下,已进暮霭之年的我,依然老骥伏枥,“尚思为国戍轮台”,正潜心学阅古诗词赋。

    我,还是初心不改,还是本性难移。

    停不下来的阅读,我为自己的生活加点料、添点味,为越来越美好的日子,注入一些新、鲜、活的能量。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